時代歌聲,勞工的心聲

──勞動音樂展憶榮光
:::

2013 / 2月

文‧郭麗娟 圖‧高雄市勞工博物館提供


坐落於高雄駁二藝術特區的勞工博物館,是國內第一座以勞動文化為核心概念的博物館。

 

自2009年底開館以來,吸引了100萬人入館參觀,在今年年假前(展期自1月底至5月12日),勞工博物館盛大推出「勞動音樂展」,以描述勞動階層「離開故鄉」與「勞工心情」的台語歌為主題,藉由不同年代的台語歌呈現台灣社會的發展軌跡與經濟脈動,讓觀眾再一次聆聽、感受勞動身影的心情寫真。


歌謠是時代的縮影,也是庶民生活的有聲史料,過去一世紀,台語歌始終與台灣人民的生活緊緊相繫,音樂創作者以其敏銳的觀察力,或批判或寫實或隱喻,寫出各個年代為生活打拚的勞動心聲,留下許多讓人難忘、深具時代意義的歌曲。

1950年代台灣逐漸從農業轉型為工業,不少年輕人必須面對留在故鄉務農,或者到城鎮工作的抉擇;當時,美、日正計畫外移勞力密集產業,台灣為吸引外商投資,決定採取自由開放、鼓勵出口等政策。1966年全球第一個加工出口區在高雄設立,成為台灣經濟奇蹟的濫觴,以出口為導向的代工業需要大量勞力,極盛時期,全台3個加工出口區的女作業員人數估計超過10萬人,男性勞工更是產業轉型版圖中不可或缺的一塊拼圖。

阮欲來去台北打拚

年輕人遠離家鄉,對於未來心情難免忐忑,對故鄉親友更是牽掛不捨,但是再多牽絆都難抵內心對夢想與事業的追求,此次勞動音樂展的展覽主題之一「離開故鄉系列」,蒐羅了與離鄉心境相關的歌曲,包括〈黃昏嶺〉、〈孤女的願望〉、〈田庄兄哥〉、〈向前走〉、〈蘇澳來ㄟ尾班車〉等。

無論是台語歌后陳芬蘭9歲時以稚嫩童音唱著:「請借問播田的田庄阿伯啊,人塊講繁華都市台北對叨去,阮就是無依偎可憐的女兒。」

或者能唱能演的黃西田以憨厚形象唱出:「不願擱騎犁田水牛,所以要來再會啦,」還是80年代偶像歌手林強不顧一切勇敢追夢的:「阮欲來去台北打拼,聽人講啥米好康的攏在彼,」以及當紅天團五月天嘶吼:「不怕路歹行,不怕大雨淋,心上一字敢,面對我的夢,甘願來作憨人。」透過歌曲原汁原味被封存,不同世代的離鄉情懷得以完整保留。

主辦單位更費盡心力取得詞曲公播權,讓參展民眾能聽歌憶往,年輕世代也可從歌曲意境中了解上一代的心情點滴。

勞動階層以血汗和生命成就台灣經濟,他們認真勤奮的工作態度就是台灣人的代名詞;然而,勞動者內心的喜怒哀樂,又有多少人能真正理解。

無論是離開窮鄉僻壤到都市發展,或是為了讓家鄉父老生活無虞出外打拚,衣錦還鄉是每一個出外人的願望;但是,在邁向成功的過程中,難免經歷挫折,甚或面臨失業、三餐不繼的窘迫。在報喜不報憂或不忍父母期望落空的考量下,再多的酸楚都要忍耐,只能藉著歌曲唱出五味雜陳的心境。

埋頭苦幹,愛拚才會贏

展場的另一個主題「勞工心情系列」,精選出傳達勞動階層酸甜苦澀心情寫照的歌曲,包括〈街頭的流浪〉、〈出外無賺錢〉、〈黃昏的故鄉〉、〈媽媽請你也保重〉、〈思念故鄉〉、〈金包銀〉、〈愛拚才會贏〉、〈思念的歌〉、〈人生公路〉等。

「叫著我,叫著我,黃昏的故鄉不時在叫我,叫我這個苦命的身軀,流浪的人無厝的渡鳥。」

每次,只要資深歌手文夏唱出這首〈黃昏的故鄉〉,總讓無數遊子鼻酸。葉啟田當紅時期的〈愛拚才會贏〉:「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愛拚才會贏」的歌詞,更激勵無數沒有「靠山」只能埋頭苦幹的鄉親。

穿著短褲、皮鞋,鄉下人打扮的陳雷的〈我若變好額(有錢)〉:「我若變好額,吃飽閒閒無聊我就換新車,歡喜來瞎拚嘸免看標價。」唱出無數受薪階層的夢想;而在徬徨無措、面對抉擇時,記得詹雅雯在〈人生公路〉裡所唱:「無論成敗無論輸贏,乎自己一個鼓勵的掌聲。」為了讓入館參觀的歌迷可以與心儀偶像合影,現場還有洪一峰、文夏、紀露霞、葉啟田、林強、陳明章、詹雅雯等各時期當紅歌手的巨型海報。

勞工,是維持社會前進的重要基礎,然而,回顧台灣勞動史,在不同年代,勞工人權的問題始終存在,日治時期的第一首禁歌〈街頭的流浪〉,凸顯的正是勞工最敏感的失業問題。

1935年被禁的〈街頭的流浪〉,是如今已難看到的78轉「洋乾漆」唱片。為了讓觀眾能了解台灣唱片的錄製過程,以及音樂產業因不同「儲存媒體」材質的演進,展場也蒐集了早年最具代表性的台語塑膠唱片,包括《台灣美空雲雀陳芬蘭──最成功的懷念集》、《亞洲唱片──文夏》、《林強──向前走》;以及70年代的代表性原版錄音帶和晚近的CD。

台語歌謠黃金年代

留聲機和唱片於1910年傳入台灣,「洋乾漆」曲盤在台灣風光多年;1962年乙烯樹脂塑膠唱片的技術發展,大大改變了唱片生態,因為「洋乾漆」曲盤一面只能收錄一首歌,10吋的塑膠唱片每張則可收錄8首歌,台語歌曲的創作自此更為豐富。

1976年台灣正式生產卡式錄音帶,挾著材質輕巧與方便的優勢直接取代唱片;1990年國內成立第一家量產CD的廠商,並於1994成功研發出低成本的鍍銀薄膜,全球市場需求隨即直線上升,成為資訊業中另一項「台灣廠商帶動全球價格大戰」的例子。

每個人的生命河流裡,都珍藏著一些曲調,就像一杯醉人的美酒,慷慨激昂時的酩酊大醉;知交相聚時的擊酒高歌;情到濃時的甜蜜唱和;沮喪失意時的釋懷嘶吼。隨著生命推移,這些曾讓自己感動或寄情的旋律,或許已被遺忘,或許匿跡在心靈的某個角落,藉由勞動音樂展,這些訴說不同情懷的生命曲調得以再度被吟唱,而從了解勞動者的甘苦,也回顧了自己的生命軌跡。

相關文章

近期文章

X 使用【台灣光華雜誌】APP!
更快速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