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大家來看星星--圓山天文台積極發揮社教功能

:::

1981 / 9月

文‧鍾辰芳 圖‧恆水


天文,是我國古代很受注重,也很有成就的科學。在中國歷史上,曾經出過許多位偉大的天文學家,像東漢的張衡、唐朝的一行和尚、宋朝的楊忠輔等等。為了使我們中斷、沒落了四百多年的天文學再度發揚光大,三十多年來,台北市立天文台台長蔡章獻,一直在默默耕耘,盡其在我地貢獻力量。去年,台北市政府因為重視文化建設,也因為應蔡台長的大力呼籲,特別撥款興建了一座規模現代化的天象館,使學生們有了一個研習天文的教室,市民們也有了一個欣賞夜空星象的去處。


一顆屬於他的星星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三十日,美國哈佛大學天文台的幾位天文專家發現了一顆小行星,編號二二四○號,國際天文聯合會接受了美國史密松寧天文台的推薦,為了尊崇台北市立天文台台長蔡章獻自二次大戰以後三十多年來,致力於行星與變星的觀測,以及他對於天文教育、天文知識的大力推廣,特地將這顆小行星命名為「蔡」,成為國際間第一顆以中國人命名的星球。

除了這項殊榮之外,蔡章獻台長曾經在一九五二年一月十九日發現過一座麒鱗變星。什麼是變星?蔡台長說,天空中星星的光度會時強時弱,強弱的變化中有的有一定的週期,有的沒有一定的規則,像這樣星光強弱會有變動的星星,就稱為「變光星」,簡稱為「變星」。蔡台長當時正在用望遠鏡觀測星象,他發現在這個星座邊緣的光度似乎時強時弱,經過再三的觀測之後,終於證實了他的懷疑,這是一個新的星座。

蔡台長是個非常忙碌的人,很不容易約訪。他的辦公室,空間不大,牆邊設有好幾個書架,桌上則散置有書籍、雜誌和文件。

經常舉辦各種社教活動

今年暑假,圓山天文台辦了許多的活動,包括音樂賞星會、天文學講座及演講會、少年天文營、天文知識競賽等等,由於人手有限,蔡台長必須親自處理這些活動的有關事項,有時甚至得加班到深夜。他常會不知不覺地因倦極而伏在桌上睡著,醒來時東方已大白。

如此忙碌的工作,對於今年已五十多歲的蔡台長而言,絲毫不以為苦,而且一向樂在其中。到底是什麼力量支持著他?他簡單地說:「興趣。這就是我個人的興趣。」

從小,星月之美,宇宙太空無窮盡的奧妙與神秘,就深深地吸引了蔡台長。出生於台北萬華的他,自從在小學時代接觸到自然科目之後,就對天文特別感興趣。在初一那年,他買了一具三公分口徑的小型望遠鏡,常在晚上跑到空曠的地方去看星星。基於對天文的興趣以及對天文知識的渴求,蔡章獻在此時參加了一個天體觀測同好會,這個同好會的會址設在當時中山堂屋頂的市立天文台裡。在中學時代,他就三天兩頭的往天文台跑。

中學畢業之後,蔡章獻到日本一所私立大學唸書,讀的是地理,這也是基於他對地輿學的愛好。但是由於家婺g濟情況不太好,他在大二時就輟學了,當時抗日戰爭正進行得如火如荼。民國三十二年,他被日軍征召隨軍到達大陸,駐在安徽蚌埠的一個日軍連絡部。抗戰勝利後,他未隨日軍撤退,留在大陸,並與一位無錫女子結了婚。

喜從天降,正式從事天文工作

蔡章獻這時失了業,只好住到上海一位朋友家,他改行做米糧生意,由於年輕、沒有商場經驗,生意做得很艱苦。而後他接到一封從台灣寄來的信,問他是否願意回台灣進天文台服務?蔡章獻當時喜出望外,不但找到了一份工作,還是自己一向最有興趣的天文工作哩!但怎麼會有人知道來找他?原來當年台灣剛光復,政府接收了隸屬氣象局的天文台,卻找不到天文方面的人才來管理。有人知道蔡章獻在中學時代即有勤跑天文台的記錄,於是向政府推薦他。民國三十六年,蔡章獻收拾行囊,回到了久別的故鄉。

當時的市立天文台,設在台北市中山堂南側五樓上,是一個圓頂建築的觀測室,裡面有一架四吋折光自動赤道儀。這架望遠鏡並附有三吋找星鏡、二吋攝星鏡及重垂式追蹤裝置,可以說是當年天文儀器中最好的一種。蔡章獻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每天按時的記錄太陽黑子的數目,將太陽投影到一張十公分見方的白紙上,先分出一堆堆的黑子群,再計算每一個黑子群的數目。這一份工作想來有點枯燥,但蔡章獻並不覺得。他每天晚上都透過望遠鏡,窺向那遼闊幽渺的星空,享受著瞻星觀斗的樂趣。

接掌天文台不久,蔡章獻也組織了一個台北市天文同好會,集合一些對天文有興趣的年輕人,共同進行探測、觀星的研究工作。為了灌輸一般大眾的天文知識,讓更多人分享觀星的樂趣,他每個星期天固定的把天文台開放給市民們使用。

他還記得在民國五十一年時,有一次火星大接近的天文奇觀,吸引了好多的民眾前來參觀。依照火星運行的軌道,它每兩年會接近地球一次,但每十五年才有一次大接近,那是火星距離地球最近的時候。為了親睹火星大接近的實況,當天人潮十分洶湧,從觀測站順著樓梯下去,排到了中華路的大馬路上,創下了天文台建立以來參觀人數最多的一次記錄。

受到美國太空天文界的重視

自美國第一枚人造衛星發射升空後,市立天文台即接受美國的邀請,參加了人造衛星的觀測工作。這項觀測工作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推算人造衛星經過的軌道,而在地面請各國天文台予以協助,記錄人造衛星出現時的天空經緯度。蔡章獻從口徑望出去約為一度半範圍的望遠鏡,平均每十次才能看到一次人造衛星的出現。他每天都忠實地觀測,締造了六百多次看到人造衛星的記錄,也贏得了美國太空天文界的友誼,更使得台北市立天文台在國際天文界佔了一席之地。

民國五十二年,天文台搬到了圓山,陸續地添購儀器,包括一具十吋折光鏡和一具十六吋的反光鏡,使對天文有興趣的人,能以更進步的工具,觀測更多星際世界的現象。

近年來,我國政府為了加速國民知識的現代化,愈來愈重視文化方面的建設,特地在去年由台北市政府撥款,在圓山天文台旁興建了一所設備、造型都極為現代化的天象館。在這座圓頂的幾何式建築中,有一間可以容納兩百多人的放映室,裡頭並裝設有一具GOTO光學研究所製造的GM-15型天象儀。天象儀是一種投影機,它可以不受氣候、時間與空間的影響,隨時投影出世界各地所能看到的星空。

這座現代化的天象館於去年七月一日啟用後,蔣總統經國先生亦曾在七月十五日蒞臨參觀並表示嘉許。由於蔣總統的參觀與重視,到天象館參觀的民眾與日俱增。面對著絡繹不絕前來參觀的民眾,蔡章獻感到無比的欣慰——社會上愛好天文觀測的人原來有這麼多,他們可藉著這些現代化的觀測設備,進一步汲取更多的天文知識。

小朋友也來接受天文教育

每天的下午,我們都可以聽到天象館放映室傳出兒童們驚嘆的叫聲與歡樂的笑聲。原來天象館正在放映星空節目,而蔡台長正帶領著孩子們作太空旅遊,教他們認識各種星座,也教他們領會宇宙的神秘。蔡台長說,天文台為能有系統地推廣天文教育,準備了幾種放映節目,依對象的不同放映。一般放映節目是按照季節的不同,介紹該季的星座,並以深入淺出的方式來解釋一些較淺顯的天文常識。

一般的小朋友都喜歡看太空戰爭的卡通片,蔡台長懂得如何滿足他們的好奇心,並加入教育的功能。他利用天象儀投影出太陽、月球、九大行星、流星、星雲、雲河以及各種星座,並以親切的語調告訴他們星際的現象與星星的故事。往往在小朋友興味盎然的臉上顯現出,天象館確已充分發揮了社會教育的功能。除了啟發兒童對星空的興趣,圓山天文台也為學校團體準備了季節星空的放映節目,依照學校中地球科學的課程,指導學生們觀測星空的要領並解釋天文常識。

暑假期間,天文台辦了一項音樂賞星會。一進入天象館放映室中,耳畔即有輕柔的抒情音樂。坐在高背可傾躺的舒適座椅中,一抬頭就可以仰望滿天的星星,猶如置身於靜夜郊外的草坪上一般,仰頭即見滿天星斗。技佐員說,此時看到的星空,就和晚上的實際星空一樣,不禁令人讚嘆天象儀的奇妙。

盼能及早建立國家天文台

蔡台長目前還有一個最大的心願,就是建立國家天文台。這項計畫現在還在籌備階段,但最重要的部份,就是人才問題。「教育是百年大計,天文教育也是一樣,我們應該及早著手。如果我們現在就有計畫的培養天文方面的人才,等到將來設立國家天文台時,我們就有足夠的人才可資調用了。」「小朋友和青少年們,可以多觀測星星、多參加天文台辦的各種活動、多閱讀天文學方面的圖書,這些都是培養對天文的興趣與增加天文知識最好的方法。」

天文台裡設有一間天文圖書館,堶悸漁挭y、畫刊、雜誌與資料都是蔡台長三十多年來慢慢收集起來的,這是目前國內天文圖書資料最齊全的一所圖書館。除此之外,蔡台長從不間斷地做剪報,凡是有關任何天文方面的資料或天文界的消息他絕不漏掉,「已經有十二大本了呢!」他有些得意地捧著剪貼簿說。

從民國三十六年到今天,三十多年的時間不算短,蔡章獻將他的黃金歲月貢獻給中華民國的天文發展。整個市立天文台的歷史,就是蔡章獻生命史的一部份,他的一生,都在為中國的天文學而努力。他不但獻身於我國天文的發展,更是一個以台為家的人,他住在天文台裡,在每逢天文奇觀發生,如:日蝕、月蝕出現時,天文台都要對外開放給民眾參觀,這時蔡台長往往出動全台與全家人協助維持秩序。

獻身天文,樂此不疲

如今,他四個兒女分別成家、立業,蔡章獻仍然執著個人的興趣,每天為天文台的各事奔忙。為了明年要增購太陽觀測展示系統的設備,他必須跑好多單位:市政府、中央標準局等,不停地籌劃、聯絡,還要處理天文台的例行工作,但他還是樂此不疲。因為他努力的目標,就是希望天文台在擁有這套太陽觀測設備之後,能成為一座更進步的天文科學館,更可有助於培育下一代的天文人才。

〔圖片說明〕

P.76、P.77

圖1:圓山天文台天象館放映室堛漱捅H儀,在圖形屋頂上投射出附近的圓山飯店的形影。這具天象儀可以投射出世界各地的星空。圖2:座落於圓山的台北市立天文台外景。圖3:圓山天文台台長蔡章獻向前來參觀的市民展示天文儀器。

P.78、P.79

圖1:一位天文台的技佐員正在操作一具望遠鏡——二十五公分折光赤道儀,用以觀測星象。圖2:天文台在天象館圓形牆上掛了許多星座和星雲圖,美麗的圖片經常使前去參觀的人們駐足良久。圖3:用高倍率的望遠鏡可以拍攝出太空中許多星雲、星團的形狀。圖為位於武仙座的球狀星團。圖4:天琴座環狀星雲,編號M—57是有名的行星狀星雲,距離地球大約二三○○光年,周圍的雲氣現在正以每秒十九公里的速度向外膨脹。圖5:三裂星雲,編號M—20,位於人馬座,現正以每秒十一公里的速度離開太陽系,目前距離地球的三三○○光年。

相關文章

近期文章

EN

Star Role for Astronomy


The science of astronomy has al ways been held in great respect in China, even as far back as the Eastern Han Dynasty (24-220 A.D.). Over the past 400 years, however, active research has fallen behind. To reverse this trend, the head of the Taipei City Observatory, Tsai Jang-hsien, has been devoting his time and efforts to rekindling interest in astronomy. The observatory itself, constructed by the Taipei City Government, has provided a place for people from all sectors of the community to observe the heavens through a large telescope.

Tsai's efforts have also won him international recognition. Recently a new planet discovered by Hartford University in the U.S. was named after him, the first time a Chinese has been so honored. The decision was made by the International Astronomical Union on a recommendation from the Smithsonian Observatory, to honor Tsai's devotion to astronomical science and observation.

Tsai first came to prominence in 1952, when he discovered what appeared to be a new variable star. Further observation showed that this was a whole constellation, and not just a single body.

Tsai become interested in astronomy when he was engaged in nature studies at primary school. In junior high school, he assembled a one-inch telescope, and joined an astronomy club. After the start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forced him to curtail his higher education in Japan, he went on to the China mainland. Here he met the young woman who was to be his wife.

Out of work at the end of the war, Tsai was forced to sell vegetables in Shanghai. Then, out of the blue, he received a letter from Tai wan asking him to work at the observatory. The offer fulfilled his wildest dreams. Not only was this a job, but also a chance to pursue his favorite career. The change in for tune came by pure chance. At that time, Taiwan was short of experienced personnel in the astronomy field. Somebody at the observatory remembered Tsai's life long interest in the science, and the invitation for him to fill the vacancy was mailed.

Soon after taking up his new job in 1947, Tsai decided to organize an astronomy club for young people. Later, he opened the observatory to the public on Sundays. He remembers in particular thousands of people who lined up outside for a close look at Mars during one of its closest approaches to earth in 1962.

In 1963, the observatory was moved to its present location at Yuanshan close to the Grand Hotel in Taipei. To stimulate further public interest in astronomy, the Taipei City Government installed a planetarium at the site in 1963. After President Chiang Ching-kuo visited the facility last year, public interest reached a climax.

Every afternoon, a movie pro gram is presented at the planetarium, which attracts large audiences of mainly young people. The film is changed each month according to the constellations which are most visible and brightest at the time. The interest shown by children in these programs is ample evidence that Taiwan will not be short of astronomers in future. In view of the great interest shown in the observatory, Tsai is now working on the establishment of a national observatory.

Tsai has devoted himself to scientific research and stimulating public interest in astronomy for the past 30 years. He regards students, children and in fact anyone who visits the observatory as part of his scientific "family." "My efforts will have been worthwhile if I can encourage more and more people to look at the sky and simply ask 'Why?'" he says.

[Picture Caption]

1. A room on the roof of the observatory over looks the Grand Hotel. 2. The Taipei Municipal Observatory at Yuanshan. 3. The Head of the observarory, Tsai Jang-hsien, explains equipment to a group of visitors.

1. Telescope at the observatory. 2. Pictures of constellations and nebulae. 3. Star nebula seen through a powerful telescope. 4. This star cluster named M-57 is 2,300 light years from earth. 5. This cluster, 3,300 light years from earth, is traveling away from the solar system at a rate of 6 miles per second.

 

X 使用【台灣光華雜誌】APP!
更快速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