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壇夜鶯──美黛

:::

1998 / 10月

文‧張夢瑞



藍色的街燈,明滅在街頭,獨自對窗,凝望月色,星星在閃耀,我在流淚,我在流淚,沒人知道我,啊……誰在唱呀,遠處輕輕傳來,想念你的,想念你的,我愛唱的那一首歌。

民國五怳@年,本土歌星美黛唱的「意難忘」,是本省人大量接受國語流行歌曲的關鍵曲。在此之前,本省人對國語歌曲抱持觀望的態度,當時國內的歌壇由國、台和東西洋歌曲三分天下,各自擁有自己的聽眾群。「意難忘」之後,國語歌曲迅速發展成主流,佔了整個市場的大半部。

說到此處,必須把鏡頭拉到五怞~前,也就是政府從大陸遷到台灣後,立刻進行復原與革新,但老百姓尚未完全脫離日本長期殖民的文化陰影。民眾生活普遍辛勞,城鄉差距懸殊,農村人口嚴重外流,久處困頓壓抑的台灣人,習染了彼邦漂泊的民族性,內心又極度渴盼母體文化的滋潤。就在這個時候,作詞家慎芝改編自日本「東京夜曲」的「意難忘」,再加上本省籍的歌手美黛,以國語唱詞挾帶台灣人宿習的東洋風味感傷旋律,立刻獲得社會熱烈迴響。

自幼愛哼唱的美黛,本名王美黛,是土生土長的桃園姑娘。怳風釣漲~,跟隨在三重工作的胞兄到民本電台參觀,看到寶島歌后紀露霞演唱,羨慕得不得了,於是詢問電台可不可以留下來工作,想不到竟獲得首肯,並給她一個「節目助理」的頭銜。年幼的美黛,以為從此即可在電台大展歌喉,殊不知所謂的節目助理,就是燒開水、倒茶、抹桌椅等雜役的工作,一心想朝歌唱界發展的美黛,做了幾個月就離開了,走投無路下,只好回到故鄉,參加一些臨時性的晚會及康樂隊表演。

直到第二年加入桃園更寮腳的軍中康樂隊,才有了正式的工作和表演機會。在康樂隊待了五年,美黛的足跡踏遍金、馬,直到民國四怳E年才進入台北歌壇演唱,先後在華都舞廳、朝陽樓、萬國聯誼社、金門飯店等地駐唱。

貌不驚人又不善交際的美黛,常有處處受困之感,所以在歌聲中自然流露著飄泊、感傷的情緒。民國五怳@年,美黛在萬國聯誼社駐唱,碰巧合眾唱片的老闆來跳舞,對她的歌聲充滿好感,問她想不想灌唱片?

「當然想啦!」這是美黛夢寐以求的事。唱片公司於是找來幾首日本歌曲,然後填上中文歌詞,交由美黛灌錄。在這之前,已有多位歌星翻唱這首改自日本的「東京夜曲」,唱片公司對這張唱片也沒有抱太大希望,純粹是一種試驗,因此儘量節省開支,整個唱片封面除了「意難忘」及美黛幾個字外,沒有任何設計。

想不到唱片問世後,轟動大街小巷,男女老幼幾乎都會哼唱,盛況持續好長一段時間,當時的福華影業公司見狀,特別投下鉅資,以《意難忘》為片名,開拍了民營公司第一部彩色電影,由艾黎主演,劇情傷感悲淒,賺足了觀眾的熱淚和鈔票。

「意難忘」估計售出近百萬張,當時沒有版稅及紅利這個名詞,美黛只得了一千元酬勞。由於唱片大發利市,唱片公司最後請美黛到香港觀光,算是酬庸她的辛勞。

美黛的歌聲不只國人喜愛,連國外人士也怳曙g揚。民國五怳郎~,荷蘭飛利浦公司代理人到台北視察業務。無意間在金龍歌廳聽到美黛的歌聲,留下深刻的印象,於是他向日本飛利浦分公司推薦美黛,希望邀請美黛灌唱片。

沒有多久,日活電影公司開拍《台北姑娘》,主題曲「台北的姑娘」和插曲「多情的雙眸」,有中文版和日文版,中文版部分即由美黛主唱。

二怳K歲那年,美黛在台北金門飯店駐唱,那位台大學生兼飯店老板擄獲了美黛的芳心,最後成為美黛人生旅途上的終生頭家。婚後美黛息歌一段時間,但是拗不過好友的再三請求,以客串的身分出來獻唱。豈知一開戒,就收不了場,最後只好一路唱下來。

美黛婚後的演唱酬勞節節高升,民國六怞~,多數藝人月薪還停留在四、五千台幣時,美黛一天演唱酬勞是一千元,這還不包括食宿。當時一位南部老闆聽到她的價碼,差點昏倒。

國內國語歌壇的長青樹是紫薇,美黛是第二長青樹。除了「意難忘」外,她唱紅的歌還有「黃昏的街頭」、「飛快車小姐」、「杭州姑娘」、「台灣好」、「我在你左右」等。

多年來,美黛始終堅守崗位,從不輕言退休,但歲月不饒人,從前她一場唱四怳斂薑晷l韻無窮,如今唱二怞h分鐘就很吃力了。儘管如此,她表示還要唱下去,唱到牙齒掉光才停止。

p.58

五怞~代台灣歌壇上的兩名紅歌星:美黛﹙左﹚紀露霞﹙右﹚,兩人在當時分佔國、台語的龍頭地位,歌聲紅遍街頭巷尾。

相關文章

近期文章

X 使用【台灣光華雜誌】APP!
更快速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