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神秘箱子

月月好讀——《渡.在現實與想望中泅泳》
:::

2019 / 5月

文‧Louie Jean M. Decena 圖‧四方文創 翻譯‧何薇薇


「有人在嗎?有人在嗎?早安!有個箱子從台灣寄過來囉。這裡有人嗎?克魯茲夫人,在家嗎?」

就是這句話,讓我跟母親差點從床上跳下來,我們互看一眼後同時站了起來。

「女兒起來,妳快點!」

我瞥見了我母親閃爍的眼睛。等一等?這真的是她的眼睛在閃爍,還是我自己的眼睛在閃爍呢?或者我們兩個都是?唉呀!沒關係,重要的是現在。終於到來了!媽媽跟我都期待已久的,就是我父親的這口神秘箱子。


一出家門,迎面而來的是我們的鄰居,Bebang阿嬤抱著Pepay,Kardo阿伯手裡還拿著槌子,一群小孩子正在玩著鬆緊帶遊戲。就連動物好像也聽得懂,一直汪汪叫、啾啾叫、喵喵叫著,還有其他三姑六婆竊竊私語,我完全不想理會。他們圍繞著那位叫喊著我母親名字的送貨員跟那神秘的箱子。

「請簽名,克魯茲太太,證明妳已收到克魯茲先生寄來的箱子。」

Balikbayan箱子?原來這就是過去幾天媽媽提到那口箱子的名稱,還真是大啊!我都可以裝在裡面。但為什麼它如此神秘?它會飛嗎?除了大之外,它會變多嗎?或許它神秘的原因是爸爸可以從這裡面出來嗎?哎呀!我真的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它裡面到底長什麼樣子?

「非常感謝你!請小心慢走。」媽媽回覆。

「克魯茲太太,妳先生對妳非常好耶,他到台灣才兩個月,沒想到他已經可以寄這麼大的箱子給你們,妳真的很幸運!」

「是呀,Juana。這箱子的確很大,我好期待看到裡面裝什麼,你先生買了些什麼給妳?有品牌的嗎?有很多巧克力嗎?或有一些錢在裡面,妳要看仔細呀!」

「裡面應該有肥皂和乳液,別忘了我們啊,Juana。」

總之,他們所說的媽媽只是笑了笑。她看著我,我確信我與媽媽的眼睛互相映照著彼此。這時媽媽緊握我的雙手,請求一些壯丁幫我們把爸爸寄來的箱子搬進屋裡。

當母親準備打開父親寄來的箱子時,Berta阿嬤要她兒子去拿一把剪刀來幫忙打開。

「打開了!打開了!」

其他人跟著大喊,這使我更緊張。為什麼呢?他們為什麼那麼渴望知道呢?到底我父親的箱子裡有什麼神奇的東西,使得整個村莊都在好奇,好像這是一個令人興奮和驚嘆的事情。

「美白肥皂可以使身體最黑的部分美化淡白,是給Bebang阿嬤的。讓頭髮可以變直的給Isabel。可以將頭髮變捲的是給Maria。這種水果壓榨機是給Pedro的,咖啡特調是給Noli阿伯,吹風機當然是給Pepay。」

在媽媽把所有東西一個個拿出來分發結束後,其他人也漸漸地一個個離開家裡,直到所有人都得到他們要的東西。

「媽媽,好厲害喔!父親寄來的箱子真的好神奇喔,Isabel的捲髮竟然可以用一個神奇的東西變直?如果我使用妳送給Bebang阿嬤的美白肥皂,我也會變白嗎?啊,媽媽,我的直髮也想要變捲,妳送給Maria姊姊的東西可以幫我嗎?可以嗎?還有,媽媽雖然你送了那麼多東西,但是我們的箱子依舊推不動,裡面東西還是那麼多嗎?我個子太小看不到裡面。」

我對母親發出許多疑問。

「女兒,妳真的很可愛耶!妳不僅遺傳到妳爸爸的長相,還遺傳到妳爸爸的個性。」

母親所說的話,使我的心思遊蕩。事實上,我還沒有真正看過父親,從他寄給媽媽的信件裡看過他照片中的模樣。當爸爸去國外工作時,我還沒出生。而我出生時,爸爸到Sabaody工作,工作合約五年。當他完成合約後,仲介公司沒讓他回菲律賓,而是直接轉去台灣,因為台灣需要許多人去工作。所以就算母親多渴望父親回來,但父親也不得不拒絕母親要求,因為在菲律賓生活非常困難。父親回家的時候,我們會吃什麼呢?尤其我快要上一年級了,即使媽媽多麼想跟父親在一起,還是要以生活重擔為主要考量。

「媽媽,爸爸在台灣的工作是什麼?」

「女兒,說實話,你爸爸非常棒喔!他可以把所有阻塞馬桶的東西給清通,還可以拋光所有骯髒的地板,更有能力攀登最高的建築物,清潔玻璃污垢或任何東西。」

「媽媽,爸爸這麼優秀,就像是他寄過來的箱子一樣神奇。我好期待見到爸爸,他什麼時候回來呢?」

「快了女兒,再忍耐一些日子。妳雖然沒有在日出時見過他,那肯定會在黃昏時分、在最美的日落美景時,跟妳爸爸相遇。」

媽媽可能注意到我傷心的眼睛,但是我向她微笑,讓她不要擔心。

「女兒,雖然妳父親離我們很遠,但是他非常非常的愛我們,他心中總是掛念著我們,妳要永遠記住這一點。所以,妳爸爸是為了我們的將來才出國工作,這樣才有能力幫她的小公主買會講話的洋娃娃、小型廚具、可以換衣服的衣櫃,以及妳最愛的芭比娃娃包喔!」

聽完母親說的話,我很興奮,手裡一邊握著父親神奇箱子裡寄送給我的東西,一邊忍不住喜悅地不停跳躍,甚至喜極而泣,那些只能在城市裡看到的娃娃,沒想到我也拿得到。那個芭比娃娃包包,非常肯定這學期就用得上,當然還有小型廚具,我跟最好的朋友肯定會忙上一陣子。我也要學會烹飪,等爸爸回來,我就可以煮醬燉豬肉(Adobo)給他吃,媽媽說,這是他最喜歡的一道菜。即使煮一道這麼簡單的菜,也要讓爸爸覺得我有多愛他。雖然從我出生到第五個生日他都不在,沒關係,親情的愛不能用在不在身邊來衡量它的價值。但是爸爸是怎麼知道我想要這些東西呢?是媽媽偷偷在信中告訴他的嗎?爸爸真的好厲害。他就像是超人一樣,強壯、神秘而且具有神奇力量。等一下?他該不會也會飛吧?我想不可能,因為如果會,他現在就會在我身邊。但是沒關係,爸爸是否會飛行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就像媽媽說的那樣,只要再忍一些時間,我們全家就會相聚在一起。很快就會在一起!

*       *       *

咯咯咯咯,汪汪汪。

一大早,我被公雞跟小狗的叫聲給吵醒,現在到底幾點了?原來今天是我第一天上三年級的開學日。時間過得真快,好像前些日子我還是一年級的學生,現在已經三年級了,但是我到現在還是會緊張。等一下,媽媽在哪兒呢?我期待又渴望再次上學。

「媽媽?媽媽……」

我在家裡尋找母親時,不小心看到窗口。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圍在我家呢?難道爸爸又寄來了神奇的箱子嗎?好期待喔!但是爸爸上個月才剛送過一次,他會再次送嗎?我跑出家門,一打開門,我沒弄錯,又有一個神奇的箱子!我看到媽媽跪在箱子前,我馬上走到她身旁。

「媽媽!媽媽!爸爸真的好好喔,他又寄了一個神奇的箱子。」

當媽媽看著我時,我幼小的心靈霎時一頭霧水。為什麼母親眼中的淚水一直流下來?是喜悅的淚水嗎?

「媽媽,妳為什麼要哭呢?」

媽媽以沈默回答了我,所以我轉向周圍的人希望能找到答案。我環顧四周,等一下,怎麼跟上次比起來,今天我們的鄰居似乎有些不同?為什麼他們看起來那麼不開心?他們為什麼都低著頭?為什麼他們也在流眼淚?

我轉向了父親的神奇箱子,靠近並握住它。

「媽媽,為什麼這次的箱子有點奇怪,上次的箱子很高很大,為什麼現在它變小了?寬度比較窄,而且變長了。這是爸爸寄的神奇箱子的新設計嗎?」

我不知道,但我已經被周圍嚎啕大哭的人給震聾了,包括我媽媽以及我們的鄰居。突然,媽媽緊緊地抱著我,緊到我沒辦法呼吸了。

「女兒,妳終於可以見到他了。」

母親用近乎耳語般的聲音跟我說。她握著我的手,我們走近了箱子,慢慢地,母親打開了玻璃,面對我的是一張熟悉的男性面孔,我們倆的嘴唇一樣,甚至是鼻子和眉毛,為什麼看起來就像是我在照鏡子一樣?

「孩子,跟妳的父親說說話,將近七年時間,你們倆終於見面了。」

媽媽一邊啜泣一邊說著這些話,但我的注意力和思緒都頑皮地回到過去,飛回到我們第一次收到神奇箱子的時候。

「我就說吧,父親就像他的箱子一樣很神奇,我知道總有一天爸爸也會被這神奇的箱子給帶回來,非常神奇!像變魔術一樣!」

「爸爸?」

與父親面對面,我感到有點緊張羞怯,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與爸爸見面,但畢竟我實在太渴望有一個爸爸,那管得了緊不緊張。而且我很早就在等待這個時刻,所以我不假思索的伸手去握爸爸的手,緊緊地、牢牢地握著爸爸的手很久,但是他的手始終是冷的,可能路途遙遠,長時間吹冷氣造成的。

「媽媽,為什麼爸爸還不起來?是因為到這裡長途奔波又熬夜,太勞累造成的嗎?還是父親在國外的工作太艱難,所以他才變成這樣?」

媽媽的哭聲變得越來越大,爸爸已經回來了,為什麼她不高興呢?我再次走近爸爸身邊。

「爸爸?爸爸快點起來,太陽都升起來了,我們快點進到屋裡吧。你知道嗎爸爸,我有很多故事要告訴你,如果不讓我現在開始說,也許我永遠都說不完。我真的迫不及待要跟你講好多事情喔,也好想聽你跟我說說你的事情。因為我覺得爸爸是一個超人的化身,爸爸你真的可以飛嗎?我好期待你跟我說你到各國的經驗,那裡有好人嗎?那裡的菜很好吃嗎?

我現在超想要大聲地跟全世界像我一樣的小孩呼喊說,我也有真正的爸爸了。你並不是只存在於我的想像中,你現在就在我身邊,永遠也不會再離開我們。

爸爸我要幫你煮你最愛吃的醬燉豬肉,媽媽說這是你最愛吃的菜,快點爸爸,我好期待喔!

我還有更多事情想跟爸爸說,但是很奇怪,爸爸都沒有任何動靜,所以我轉向母親:

「媽媽,我們快點叫醒爸爸,他好像都沒有聽到我的聲音耶,幫幫我。我好希望抱抱爸爸。媽媽,我好希望他能夠睡在我們的床上,我好希望他能夠在餐桌上跟我們一起吃飯,我好希望他陪我到公園散步,我更希望在他面前說我非常非常的愛他。媽媽快點啦!」

當媽媽握住爸爸的手時,媽媽突然昏了過去,整個村莊變得更加混亂。

(譯/何薇薇)

 

---

 

關於作者:

Louie Jean M. Decena(菲律賓‧跨國移工)

Louie Jean Montemayor Decena,1996年2月6日在丹轆省出生,於菲律賓帕賽市長大。
由於她的父親到其他國家工作,簡單說來,就是很難見到她的父親一面,因為他是一名外籍移工。作者非常渴望能與她遠在他鄉的父親一起相聚,此外,作者也非常瞭解相距遙遠所造成的孤獨,因為她目前正在台灣工作。作者想要強調這種暫時的離別和被留下來的人的痛苦,都是為了能有更好的將來。對彼此來說都相當不容易,因為這需要極端的毅力、犧牲、理解和希望。

作者曾見過在台灣的菲律賓人對菲律賓親人的愛,也曾見過當菲律賓親人收到匯款時雙眼發光的模樣,但把大部份的工資省吃儉用存下來匯回去,都是為了菲律賓親人的生活能有保障。每當外籍移工辛苦的工作,終於可以裝滿箱子寄回國內給親屬時,他們眼睛所散發出的成就與光芒,令人動容。作者將多年未曾謀面的父親的愛,用細緻的筆觸描述了出來。

原來,父親的愛,一直都在。

 

---

書名:渡.在現實與想望中泅泳

作者:東南亞移民工

定價:350元  頁數357頁

出版:四方文創

 

相關文章

近期文章

X 使用【台灣光華雜誌】APP!
更快速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