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路上程咬金 ──劉家昌詞曲創作二千首

:::

2006 / 6月

文‧張夢瑞


人稱「鬼才」的劉家昌,將於今年6月初於香港紅館舉辦3場「往事只能回味」音樂會,這是劉家昌從事音樂創作40年以來首次舉辦音樂會,他還宣稱這將是此生「唯一」一次音樂會。


一直以來,有不少人遊說劉家昌辦演唱會,他都沒有點頭。桀驁不馴的劉家昌這次答應復出,主要是與他有40年交情的香港邵氏公司總裁邵逸夫今年百歲誕辰。去年邵逸夫指名劉家昌辦演唱會,淡出樂壇多年的劉家昌不能說不,於是有了這場難得一見的演唱會,港台兩地不少樂壇知名人士,包括甄妮、周華健、尤雅、劉德華、容祖兒、古巨基等,都將應邀演唱劉派歌曲。

劉家昌堪稱是華語歌壇的超級作曲家,創作出無數膾炙人口的歌曲。在1978年中美斷交,舉國悲憤之際,劉家昌標舉「大我精神」的愛國歌曲,撫慰了海內外無數僑胞的心理創傷:一曲「梅花」大人小孩均能琅琅上口;「中華民國頌」傳遍華人地區,連「敵對國家」中國大陸也爭著傳唱;另一方面,他也是個情歌高手,而洞悉世情、唱盡藝人心酸及諧星許不了悲劇一生的「小丑」,更是許多秀場藝人百唱不厭的歌;還有早年為中視寫的「晚安曲」,如今成了眾多商家的打烊送客曲。在華語歌壇少有人像他這麼具有才氣,儘管「長溝流月去無聲」,他的歌曲卻不受時間影響,反而愈陳愈香。

去年,周星馳的賣座電影《功夫》,引用劉家昌在1970年的作品「只要為你活一天」,事前並沒有知會劉家昌,而是與一家自認有劉家昌版權的公司簽約,結果引發了侵權糾紛。類似這種問題已經存在許久,主要是劉家昌的作品太多,一時間很難理出頭緒,後輩也弄不清楚,以致誤用他的歌曲。為了解決日後的困擾,劉家昌正積極著手整理作品,估計有二、三千首,並且計劃找人重新演唱,工程十分龐大。

劉家昌,1941年生,山東人,自小僑居韓國,中學時輟學從事職業演唱,曾灌錄韓語唱片。劉家昌沒有學過樂理,也沒有學過樂器,他先天就對音樂十分敏銳,對數字則完全不行。這一切都要感謝他的兩位姐姐。姐姐從小就開始學鋼琴,他沒有學,因為家裡不主張男孩子去學琴,他就站在一旁看。在耳濡目染下,倒給他這個「旁聽生」聽出門道,劉家昌對音樂的理解反而超過了一般音樂科系的學生。

可以說,劉家昌的音樂是半路出家,完全是自學有成。1962年,劉家昌以僑生身分來台,進入政治大學政治系,兩年後再次輟學,在台灣的夜總會演唱西洋歌曲。不屬於帥哥偶像級的劉家昌,進入演藝圈初期並不順利,窮的時候連飯都混不飽,那陣子他嘗盡了人間的冷暖。但是他不洩氣,不斷地寫,不斷地唱,終於在1968年,以一首瓊瑤的電影「月滿西樓」主題曲,嶄露頭角。

雖然劉家昌以瓊瑤的電影一鳴驚人,但是他並不喜歡瓊瑤寫的詞,因為太刻意求工,反而不美了。有一次,劉家昌接受媒體訪問時特別提到這點,他說:「從詞譜曲其實是滿微妙的,詞越好,對仗愈工整,反而愈難寫曲,因為有限制。相反地,詞做的怪,寫的不盡如人意,反而容易出現特殊的旋律,這一點沒有一定的規格可參考。」

很多人好奇,劉家昌沒有進過正統的音樂學校,但是卻能寫出那麼多叫好又叫座的歌曲,他的靈感是那裡來的?劉家昌也不清楚他的靈感來自何處,通常他只要拿到歌詞,腦中就立刻浮現音樂的曲調,很神秘,完全是心領神會。他坦承自己心裡時時洋溢著戀愛的情愫,高興起來,一天寫三、四十首曲子也不成問題。有時候他開車等紅綠燈的空檔,就能寫出好幾首曲子,速度快得令人驚訝,所以有「鬼才」之稱。像「月滿西樓」就是他僅花了15分鐘即完成的作品。

以《流星蝴蝶劍》、《蕭十一郎》一系列改編自古龍武俠小說走紅的大導演楚原,對劉家昌的快手十分佩服。楚原曾在他的回憶錄裡,提起1973年他來台灣拍攝《煙雨斜陽》,與劉家昌交手的一段趣聞。

《煙》片由唐寶雲、湯蘭花、李湘、柯俊雄、王戎、江明,3生3旦主演。片中安排了3首歌曲,有些有詞沒有譜,有些有譜沒有詞,電影即將殺青,歌曲還沒有著落,楚原十分心急,有人介紹他去拜訪劉家昌,說對方是作曲高手,又快又好。

那天晚上11點,楚原在朋友的陪同下,到達劉家昌的錄音室,一推開門,原來裡面已經有十幾個人等著他。在錄音室裡,亦坐齊了音樂師和鳳飛飛、甄妮、尤雅3位女歌手,每個人靜靜地坐著,就等劉家昌出現。而他「老人家」(楚原如此稱呼劉)午夜過後才匆匆趕到,還未坐定,所有人立刻圍上來,不是遞上譜要他填詞,就是交出幾行字,要他譜曲。劉家昌若無其事地拿著譜,很隨意地就在譜底下填詞,要不,就拿著筆就著歌詞寫譜。拿到詞或譜的人飛快地交到錄音室裡面,由樂師進行各種樂器的分譜。而劉家昌在交出作品時,亦跟著指定好主唱者。

楚原說:「沒有騙你,大概一個小時,眼看著這位天才中的天才,從容不迫,額上連一點汗珠都沒有,就把手上十幾首歌曲弄好了。我除了目瞪口呆外,幾乎忘了此行的目的,只有一個勁兒的讚嘆。」

劉家昌快手作曲的名聲很快傳到海外,1974年5月,劉家昌應日本勝利唱片公司簽約,成為該公司的客席作曲家兼歌星指導顧問。當時日本走紅的「庫魯5人合唱團」及森進一、前川清,都在劉家昌的指導下,灌錄翻版自他的國語歌曲唱片,劉家昌的「晚秋」、「我家在那裡」等,陸續被譯成日文演唱,日本付給劉家昌的版權費相當驚人,單是「晚秋」就是當時的日幣400萬元。

日本唱片界認為,勝利唱片公司之如此禮遇劉家昌,主要是希望以他的作品進軍歐美唱片市場。他們認為,劉家昌作品感情豐富,且作曲技術高超,日本音樂界很缺這類作曲家。不僅日本,連韓國也對他很著迷,「往事只能回味」、「我找到自己」等歌也被譯成韓語演唱。

劉家昌還有一樣專長,就是不斷發掘歌唱人才,用心地為當事人量身打造歌曲,像尤雅的「往事只能回味」,甄妮的「誓言」、「天真活潑又美麗」,鳳飛飛的「溫暖在秋天」、「有真情有活力」,歐陽菲菲的「嚮往」,劉文正的「諾言」,翁倩玉的「海鷗」,江蕾的「煙雨斜陽」,費玊清的「晚安曲」、「中華民國頌」,楊帆的「揚帆」,楊林的「不一樣」,沈雁的「一串心」等等,都是出自劉家昌的手筆。可以說,許多歌手都因演唱劉家昌的歌曲而成名,對劉家昌自有一份感激的情懷。

當年劉家昌可說紅遍東亞,唱片公司爭著要他的作品,歌星也想盡辦法唱他的歌。如今已成為紅歌手的陳昇,未走紅前,曾做過劉家昌的小助理。據陳昇表示,劉家昌當紅時,外界想要跟他邀一首歌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非緊迫盯人,盯到劉家昌投降為止,否則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即使當年的「天后」鳳飛飛,想要一首劉家昌寫的歌,都必須勞駕鳳媽媽親自出馬才行。

陳昇記得第一次與劉家昌見面的情形,他以「天啊!真是太恐怖了!」來形容。那時候劉家昌長住在華國飯店,那天早上陳昇依唱片公司指示到飯店找他,沒想到門一開,裡面擠滿了人,中影公司當年所有的重要人物都在裡面,大談闊論,他們的話題陳昇一句也聽不懂。「聽到最後我覺得自己快要生病了,於是找到廁所旁邊一張無人注意的椅子坐下來,看著屋裡走了一批人,又來一批人,大牌歌手川流不息。」

陳昇表示,自己好像是隱形人,沒有人注意他,直到晚上人都走光了,劉家昌要去上廁所,才發現他。事實上,陳昇跟在劉家昌的旁邊,除了盯著他趕快寫歌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負責幫唱片公司把劉家昌桌上隨手塗鴨的紙條「偷」回去,因為也許其中一張寫的,就會是大賣的歌。

邵逸夫就是因為賞識劉家昌的「鬼才」,繼而幫助他成立音樂公司,兩家人經常在一起,情誼甚篤,每周還會一起聚餐。邵逸夫過百歲生日,指名想聽劉家昌演唱,劉家昌當然沒有理由拒絕,眾多歌迷也才有機會大飽耳福。

相關文章

近期文章

X 使用【台灣光華雜誌】APP!
更快速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