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妖姬──白光

:::

1999 / 10月

文‧張夢瑞


「花落水流,春去無蹤,只剩下遍地醉人東風。桃花時節,露滴梧桐,那正是深閨話長情濃……。」


這首「魂縈舊夢」是有「一代妖姬」之稱的白光最膾炙人口的招牌歌曲之一,流傳至今已有五十年的歷史。不幸的是,白光已於八月二十七日因腸癌病逝吉隆坡,享年七十九歲。消息傳來,令無數喜愛她的歌迷為之唏噓不已!

白光本名史詠芬,民國九年生,河北人,民國三十二年,一部由她主演的《桃李爭春》風靡大江南北,由她本人主唱的主題曲,更成了上海廣播電台天天播放、歌台舞榭夜夜歡唱的曲子。 

白光是影壇少有能歌會演的影歌雙棲藝人;她那低沉而富磁性的嗓音,不知哼唱出多少令人癡醉的名曲。白光的電影作品相當多,幾乎每部影片都有她主唱因而走紅的歌曲,如:《柳浪聞鶯》的「秋夜」、《六二六間諜網》的「懷念」、《血染海棠紅》的「東山一把青」、《蕩婦心》的「嘆十聲」,《接財神》中的「醉在你的懷中」。另外還有「相見不恨晚」、「等著你回來 」、「我是浮萍一片」,都是小老百姓百聽不厭的歌。

前年,張藝謀導演的《搖啊搖,搖到外婆橋》,還特別在劇中安排鞏俐以載歌載舞的方式,演唱白光著名的歌曲「假正經」。白光的風華,對這一代的人來說,只聞其聲,未能親炙。但她唱的歌穿越時空,到九○年代,依然可以從許多年輕輩的歌手中找到,白光的魅力可見一斑。 

以「魂縈舊夢」為例,進入九○年代後,至少還有五種版本,包括堂娜、齊秦、伊能靜、郭子等不同的歌手、不同的製作班底,都演唱過這首曲子。環顧國內歌壇,這種例子委實不多。

有人批評白光的音不準,甚至國語也不靈光,把「魂縈舊夢」中的「縈」唱成「榮」。對於這一點白光有所解釋:以前灌唱片都是在拍完電影後的半夜裡灌錄,時間緊迫不說,通常唱個兩三遍就正式錄唱,哪像現在事前可以唱個一百遍,唱不好還可以不斷修改,修到完美無暇的地步。

多年來白光一直有個心願,她想把早年唱紅的曲子,重新再唱一遍,算是對自己多年的歌唱做個交待。為了讓歌迷聽到她完美的歌聲,白光始終沒有停止練唱,年輕時白光曾跟著聲樂家練唱,如今雖然年華老去,但聲音還沒有壞,她也相信自己還能唱。

國內的上華唱片得知白光有意重現江湖,今年四月曾到吉隆坡與白光接觸,計畫邀請白光來台灣灌錄她早年的成名曲。白光對此事也表現了極高的興趣,可惜天不從人願,她竟先走一步。

稱白光為中國影壇的傳奇女子,一點也不為過,她不僅在水銀燈下屢屢扮演形骸放蕩、遭遇曲折的女子。在水銀燈外的真實世界裡,她也過著如電影情節般離奇的生活;從十八歲奉母命初嫁,生下一對兒女後,接著離婚、訂婚、解婚、結婚、離婚、再變成不結婚的女人。

白光一生對錢財相當謹慎,很少人能從她的手中找到什麼便宜,但是,卻栽在他第三次婚姻時的美籍駕駛白毛的手中。白毛覬覦白光錢財多時,以甜言蜜語哄騙得她團團轉。婚後二人定居日本,沒有多久就打起離婚官司,白毛不肯輕易離婚,要白光拿出鉅款才肯罷休。官司打了幾年,前後開了二十多次庭,一直沒有定案。白光這次摔得不輕,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嚴重影響了她的演藝生命。

回首人生,白光免不了嘆息:「我這個人做人失敗,得罪不少朋友,婚也結得不好,一路走來,始終沒有碰到一個真正愛我的人。」在憶及前半生的恩怨情仇,她不否認,仍有許多放不下的東西,包括人與事。

民國五十八年,白光到吉隆坡登台,遇到比她小二十歲的忠實影迷顏龍。顏龍體貼入微,對白光呵護備至,原以為今生與婚姻絕緣的白光,居然動了凡心。從此一顆滾動的心,終於安定下來,二人長相廝守近三十年,跌破影迷的眼鏡,「問卿究竟何所思 ?」白光總是以一句「緣份來了,千軍萬馬都擋不住。」回答。

白光一生最大的遺憾是沒有親自照顧兒女。她不只一次向好友嘆道:年輕時忙著自己的事業,沒有好好養育兒女,等回過頭來想彌補自己的過錯時,兒女又不認她,內心十分苦痛。

白光的女兒目前住在香港,有五個孩子,早年母女二人從未往來,直到十幾年前,女兒才與她相見。之後,母女每年見面一次,由於話題不多,見面也沒有什麼好談,像普通朋友般。不知是否受了母親的影響,女兒的婚姻也不如意,讓白光耿耿於懷。

白光走後第三天,顏龍就幫她辦好了喪事。為了不打擾別人,喪事辦得極為低調。三十年來對白光始終如一的顏龍,難捨愛妻撒手人寰,他不願搬離舊居,那裡有太多他與愛妻的回憶。

p.77

白光五官濃豔,嗓音低沈滄桑,影歌雙棲,有「低音歌后」及「一代妖姬」之稱。(張夢瑞提供)

相關文章

近期文章

X 使用【台灣光華雜誌】APP!
更快速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