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火鳳凰的精神獻身鳳凰城的建設——蘇南成建立了地方首長的新形象

:::

1982 / 1月

文‧莊素玉 圖‧歐陽芷汀


蘇南成去年年底以壓倒性高票獲選連任台南市長,這在台南市政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他在過去四年市長任內,也是鋒頭十足,因為他出身貧寒,成長歷程艱苦辛酸,及長,一心從政,曾經歷多次競選活動,終得當選市長;當選市長後,多項創新的施政措施、大刀闊斧進行地方建設的魄力、親民的作風、勤儉自勵的生活、卓越的口才,甚至以四十五歲逾婚年齡卻仍單身未婚的事實,一直都為人津津樂道,也使他成為所有地方首長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位。而最為人所稱道的,是執政黨以開明坦誠的胸襟支持他的施政,民主政治「有容乃大」的精神,於是落實於地方之上。


去年十二月三日,蘇南成因公要搭中午十二時五十分的飛機直飛台北。在登機前半小時,他還在市長室忙著批閱公文。臨走前他交待秘書,五日上午他要到台中參加省主席的交接典禮,預定五日下午回台南。然而五日一大早,秘書到辦公室時,赫然發現市長已把批好的公文擱在他桌上。原來蘇南成在四日晚上十二時臨時決定回市府一趟,批公文至次日凌晨二時左右,回家休息一會兒,再在凌晨五時驅車前往台中省政府。

他把市府辦公室就當成自己的家一樣,辦公室堣]置有一張臥榻,有時忙至夜深,他就不回家了,合衣在辦公室堸眼K一番;第二天起來,仍是生龍活虎,可以再忙至深夜。他日以繼夜地為公務忙碌,一直都是興致勃勃、神采奕奕,活力充沛、幹勁十足地令人驚異,因此有人戲稱他是「政治機器」或「政治動物」。台南市民都知道他們的市長一天工作長達十六小時以上,他熱愛台南市的程度,可能超過台南市內的任何一人,所以他能贏得全體市民的支持與愛戴,以壓倒性的高票當選連任。這是台南市政史上,第一位得以當選連任的市長。

市政處理,要求迅速、確實、便民

有人批評他「不按牌理出牌」,指他處理台南市政常不循舊規,但他在積極創新地任事之餘,仍有自己的一套原則。在公文處理上他就絕不輕忽,批閱時十分仔細,並且儘量不讓公文在辦公室媢L夜。早上的公文,下午一定批好;下午的公文,在回家前也一定批完。在公文處理上他律己甚嚴,以身作則,使台南市政府四年來處理公文的效率,甚受各界好評。

同時,他一再強調處理公務要實在、迅速、便民,不可「化簡為繁」,更不允許屬下在公文上兜圈子、賣關子或推卸責任。任何事,自承辦人開始向上呈報,必須使用簡單、明瞭的辭句,在最快的時間內層層上核,市長亦給予明快的決定,好使各項事務順利、迅速地推展。

這套行事方法,四年來使得台南市府去腐生新,活力充沛。他確實魄力十足,說到就做到。他一向不怕「難」、不畏「煩」,似乎也不會「累」。

開放市長室,歡迎民眾來

民國六十六年,他上任市長的第一天,第一件事就是把市長室遷到市政府的一樓。他將市長室所有門窗都換成透明玻璃,好讓民眾一走進市府,就可看到市長辦公的情況。他並且取消了市長室「關卡」,民眾可不經通報,直接進入,與市長面談。四年如一日,他一直坐在玻璃屋內,市民對他可謂「暸如指掌」。

第二件事是開創「夜間辦公」與「馬上辦中心」。「夜間辦公」是指市府延長辦公時間至晚間十時半,目的是讓日間要上班、上學的市民,可在晚間來洽詢或辦理需要市府服務之事。

夜間辦公實施後,蘇南成自己亦親自坐鎮。市民蜂湧而至,有人是真有事,要向市長請教或是請市長代為解決,有的則是好奇、新鮮,來湊個熱鬧,把市政府弄得鬧哄哄的,簡直像個菜市場。蘇南成不以為忤,他耐著性子與市民們接觸、溝通,甚至有人態度不佳,在不遂意時對他大吼大叫,蘇南成可不會被嚇倒,他同樣還以顏色,吼得比對方還大聲。說也奇怪,吼叫一場,許多問題還真給解決了。有人批評他這樣有失市長風度,蘇南成說:「有何不可?當了市長,不要自以為比市民高一截,可也不必矮人一截。不講道理的人,你愈禮遇他,他愈不知好歹,我得先把他們懾住,讓對方安靜下來,我才好慢慢把道理說給他聽。要知道我這樣不憚其煩地見他們,和他們談話,目的是要幫助大家解決問題,只要能把問題解決,又何必拘泥形式?這份苦心,久而久之一定可以讓市民們諒解,諒解之後,就不會有人來對我吼叫了。」

這種民主的做法,初時曾被市民們濫用,對他提出種種無理的要求,蘇南成堅守原則,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以各種方法給少數無知的市民教育;漸漸地,他們也都懂得慎用自己的權利,懂得找市長幫忙,也得合情、合理、合法舉行。

毋須層層上報,馬上為你辦理

有些事情也毋須找市長解決,「馬上辦中心」可以協助,蘇南成總鼓勵市民多多利用「馬上辦中心」。市民的需要與問題,有許多都無需以公文層層上報,如有需要,市府人員可迅即前往現場瞭解問題,然後當機立斷地給民眾一個答覆,提供了迅速、確實的服務。

馬上辦中心成立之初,原定只承辦有關市政方面的事,但市民期望很高,每天都來得十分踴躍,提出各種問題,盼能得到解答或協助。馬上辦中心遂決定擴大服務範圍,成為專門解決市民疑難雜症的機構,包括建築、法律、交通事故、社會福利、衛生、家庭糾紛、青少年問題、課業輔導等問題,在那堻ㄕ酗H答詢與服務。

馬上辦中心的工作人員多半是義務性質,白天由市府人員坐鎮;晚上則由一些經過公開招考、受過短期訓練的社會青年來服務。此外還有律師、醫師、教育心理等各方面的專家,每晚輪流來到中心為民眾解決各種專門性的問題。

成立四年來,馬上辦中心受理案件計達四萬多件,只有極少數無法解決,執行率達百分之九九點六。

頗有硬漢作風

蘇南成年紀雖不算大,但他肯花那麼多時間與心力為市民服務,竭盡所能地協調各種力量為市民解決問題,頗有市民保母的風範。但是他也有強硬、不妥協的一面,為了堅持原則,不惜得罪他一向最關愛的市民。他常常說:「我做的任何事,但求問心無愧。我最看重的是台南市整體與長遠的發展,絕不能為討好市民而不往大處看、遠處看,因此,縱使一時之間會得罪人,我相信日久見人心,他們終會諒解的。」

比方說他為了拓寬前幾任市長想做卻始終未能討諸施行的小東路,必須拆除當地多戶違建,居民激烈反對,甚至爬到屋頂上拒拆,有的還插上國旗抗議,蘇南成不予理會,協調軍警單位前來強制執行,硬是給拆了。蘇南成說:「社會上有很多積非成是的現象,一定要有人以勇氣和信心去對抗。違建本來就是不應該的,居然還拖了這麼多年,別人不願去碰這個棘手的問題,我卻以為長痛不如短痛,非切實執行不可。」

世間事多牽涉到感情與理智兩個層面,台南市民在感情上可能對他的硬幹作風難以接受,但在經過理智的衡量後,又不得不認同他為台南大局與久遠之計著想的精神。蘇南成在此次競選中,以壓倒性的高票獲選連任,可以證明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仍然支持蘇南成一心為發展台南所作的努力。

一切秉公處理

蘇南成平時行事為人如此強硬,他不在乎別人的批評與議論,因為他律己甚嚴,要求自己一切行事秉公處理,絕不摻入私慾或私怨,絕不授人以口實。以市府的人事作業而言,他以完全公開的方式處理:市府一切人員的任用與考核,都公開交由一級單位主管會議決定,他本人不參置一詞。即使有親友想推薦人進市府工作,他不惜得罪人,也絕不考慮進用。時間久了,大家也知道他的原則,現在已很少人會運用關係請他幫忙了。

小至一個工友,蘇南成也要公開決定。有一回,蘇南成的母親受人之託,向蘇南成推介一個曾幫他助選的人到市府當工友,蘇南成不由分說就拒絕了。他母親認為他連這種小忙都不幫,未免太不通人情,氣得幾天不理他。後來他只有跪在地上向母親解釋:「阿娘,不是我不肯幫,是不能幫。因為此例一開,一定會有很多人援例而來,那時再想把門關上,也關不住了。」

市府進用的同仁都與他毫無淵源,但他仍十分愛護和信任大家,並常勉勵同仁要在工作之中找樂趣與建立價值感,他常常耳提面命,要求他們摒除一般傳統公務員「少做少錯」的陳腐觀念,他強調:「在做事的同時,智慧得以增進,能力得到歷練,對個人必是有益的;而再往大處看,可以為鄉堛A務,為地方建設出力,對整個國家的發展也就盡了一份力量,工作與生命不是變得很有意義嗎?」

點子多,行動快

蘇南成全心全力建設台南市,腦中總不斷湧出新的構想,但他仍認為自己必有不少疏失之處。所以他常要求市府同仁,多提出對台南市發展有利的方案,那怕只是個意念雛形也好。但是他的屬下告訴他,光是配合市長的計畫,大家的工作量已較過去增加五倍不止,所以不是不想參與,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蘇南成聽後哭笑不得,只有勉勵他們繼續努力、用心,有構想時再提出。

台南市的警察也說,只要市長嘴巴一動,他們的心就得跳個不停。他們說,蘇市長的步調太快,新點子層出不窮,常把他們搞得手忙腳亂。有一回冬防期間,蘇南成凌晨下班之後,特走遍台南市街頭每個冬防單位,慰問執勤的警察。不巧有幾個缺席,給他撞到了,令缺席者很不好意思。蘇南成實在是粗中有細,對每個小節都會注意,跟他做事的人可真是一點疏忽不得。

為工作而生活

大事、小事都得兼顧,蘇南成又非有三頭六臂,怎麼處理得過來?無他,只有儘量拉長工作的時間,並把時間作最佳的利用,恨不能一天當二天用。蘇南成每天睡眠時間極短,甚至凌晨一、二點才睡,早晨五點一定起身和市民一起晨跑,一方面鍛鍊身體,一方面也和大家聊聊市政問題,作一個直接的溝通。但人終究不是鐵打的,長期睡眠不足總是不行,蘇南成有個本事,就是會把握時間小睡片刻,有時坐車出去,路程十幾、二十分鐘,他一樣可以睡一覺;有時午飯過後,在辦公室躺一會,只要一覺起來,必定又是精神百倍。

蘇南成早晨跑步的路線也要選擇市府工程正在施工的地點,順便勘察工程進度。

中午他通常與顧問及同事一起在辦公室吃飯盒,順便談公事。他這麼忙碌,體重仍高達七十公斤,這與他吃飯盒大有關係。他食量頗大,中午吃飯盒時,同事們常因奔波勞累、心中有事牽掛或不對胃口而吃不下飯,但他認為「人是鐵、飯是鋼」,為了鼓勵大家多吃,自己率先吃掉兩份,同事們的食慾往往就這樣被他帶起來了。

晚上七點半至十點半是他接見民眾的時間。十點半過後,夜間馬上辦中心的工作人員也下班了,整個市府只剩下他一個人,他最喜歡利用這段安靜的時間批閱公文。批完公文,他通常再看半小時至一小時的書,才徒步回家。

全心奉獻,不覺疲累

四年來,蘇南成每天都花了這麼長的時間工作,每天都是這樣幹勁十足,難道他從來不會累?從來沒有產生一點厭倦感?或者是某些事做不順利、而產生挫折感?蘇南成很堅決地搖搖頭,給我們一個否定的答案。

「這樣努力地奉獻耕耘,個人究竟得到些什麼?我想他從來沒有時間去想一些有關他個人的問題,因此也就不在乎什麼苦樂。他是太愛台南市了,一心想重振古都台南昔日的聲威。如今他走到台南市的某一個角落,發現這個角落也進步了、繁榮了,就十分欣慰與滿足了。」一位在馬上辦中心擔任義工的胡姓律師這麼論蘇南成;他又補充:「假如一個人有明顯的苦樂之感,就會表現出失意或驕傲的態度,但蘇南成兩種態度都不曾有過。所以我說這個人有點瘋、有點傻,根本不能以常情來判斷或評論。」

蘇南成是成大會統系畢業的,如果一直從商,可能已經致富。然而在從政之後,他就什麼都不想了,只想做出點成績來,把台南市建設到一個新的境界。蘇南成也知道有人說他瘋、說他傻,他不置可否,只說:「國家需要一些對工作狂熱,想奉獻自己,積極參與國家建設的人,是不?」

勾畫台南市未來美景

多年的服務,台南市縱然尚未蛻變新生,至少已一改過去沉寂的氣氛,顯得欣欣向榮。一提到台南市的遠景,蘇南成立刻振奮無比,他說:「台南市已停擺了三十年,在人口卅五萬時的舊都市計畫,即規劃有八十六條道路,現在人口已達到六十萬了,道路卻才完成百分之四十五,真個百廢待舉,有待努力的事太多了。所以我一上任,立即針對台南市的都市特色,擬定未來發展藍圖。我希望將台南市建設成為一個寧靜、休閒、娛樂、保健、適合居住的綜合性都市,並且要兼具農、漁、鹽村風味。」他並且說明,台南市在政治、經濟方面的發展比不上台北市,在工業方面也比不上高雄市,只有針對她文化古都的特色,作這樣的發展規畫。

配合這些遠景,他目前做到的有:拓寬了十九條馬路,這與台南市歷屆市長任內建設比較,是前所未有的佳績。他為拓寬馬路,勢必拆除違建,卻也同時覓地大量興建國宅;四年來,台南市的國宅興建數目名列全台第一。其他還有:擴充學生活動中心、擴充圖書館並設各區分館、興建體育公園及老人與勞工度假休閒中心、改建眷村、市地重劃、設置酪農農業區、擴建安平漁港、籌建公用市場、開發郊區等,其中有許多已經完工啟用,有的則正在施工中。

積極提供良好居住環境外,他也相當重視台南市民的文化教育及精神生活。海洋公園、民俗村、古物特展、民俗特展、講忠孝節義的故事給小學生聽等,也都是他的工作重點。他說,這些工作項目已遠超過他當初競選時的五十大保證了。

新穎的財政觀念

進行這麼多建設,經費從何而來?對於這點,蘇南成有他獨到的看法。他認為,都市建設的經費雖鉅,然而建設後都市地價勢必上漲,上漲的收益即足以抵付建設費用。這種看法,使蘇南成四年內動用了新台幣一百億元以上的經費,積極推動台南市的重大建設。

他一方面向省政府貸款,一方面利用新市區重劃方式,增高該區的土地價值,以廣收財源,作為建設經費。

很多人替他這些「不按牌理出牌」的做法擔心,怕他不小心有疏失之處,以致被反對者扣上什麼罪名,斷送了政治前途;有人則譏評他不循規制的做法,給人「草莽英雄」的印象。他自己倒並不否認清貧的家庭環境、不斷奮鬥的成長歷程,對造成今日之他有很大的影響。

很早就擔起生活的擔子

蘇南成談起他的童年時說:「我彷彿並沒有童年,因為我小時候都在做大人的事,甚至在操大人般的心。」這也是他今天特別重視台南市的兒童教育,努力想給小朋友們一個快樂童年的主因。

蘇南成於一九三六年出生於台南市。他的父母結婚之初,意志很強,都很努力工作,希望下一代能過得好些。但很不幸地,他父親做過裁縫、賣過煤炭,都沒有賺到什麼錢,生活過得很艱苦。他父親有一陣子甚至離家謀生,一年後回來,卻顯得更加潦倒。整個家就全靠母親咬牙苦撐,擺攤賣米乳、杏仁茶,勉強圖個全家的溫飽。

身為長子的蘇南成,從小就得分擔貧窮所帶來的憂勞。八歲時,他就隨著父親賣地瓜糖;也曾耍拳招攬顧客賣舊衣;大清早一個人沿著台南市街頭叫賣豆腐、油條;挑著家中院子種的絲瓜到街上叫賣;在深夜幫父母照顧米乳、杏仁茶的攤子……,這樣一直做到大學畢業。這期間,他也曾做過中廣台語播音員及家庭教師。

至今他母親回憶起當年的苦日子,總是嘴上笑著,眉頭皺著,欣慰又心疼地說起她的大兒子,在小小年紀就幫她挑起照顧三個弟弟的責任,也會自動幫她洗衣、掃地、煮飯。她當年甚至每天給蘇南成十二元買菜金,由他負責採買與烹煮。他也會分配弟弟做家務,使母親完全無後顧之憂。蘇老太太說:「他很有大哥的尊嚴,卻也很懂得愛護弟弟。有好吃的、好玩的,一定留給弟弟們。一直到今天,他還是一樣。三個弟弟對他是又敬又愛。」

受到嚴格的教養

蘇南成從小就很倔強,也很有好勝心。他父親更是以斯巴達式嚴格的教育教養他,比方說,第一天上幼稚園回來,他父親要他唱唱學校教的歌,他不會唱,父親就狠狠打他一頓,要他以後一定要好好學。第二天回家,他就會唱了。

在那個時代,送小孩上幼稚園是很罕見的,但蘇南成的父親對子女的教育非常重視,再窮也要設法讓他們上學讀書。此外,蘇南成對童年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父親教育他們不准向別人服輸,服輸就要挨打;不准不守規矩,不守規矩也要挨打。

他的一位幼稚園同學潘元石說,童年時代的蘇南成很活潑、好管閒事又愛打抱不平。潘元石記得他自己上幼稚園的第一天,他母親把他送去就走了,他看不見媽媽,急得哭起來。這時,坐在旁邊一個黑黑壯壯的小朋友跑過來安慰他。那個小朋友就是蘇南成。

讀三民主義啟發政治興趣

從幼稚園到小學、到中學,蘇南成一直是守規矩、肯用功的好學生,雖然平時得協助父母挑起生活的擔子,但從不耽誤功課。

在他讀高一時,有天他在自家絲瓜棚下,流著眼淚讀完了三民主義。他發覺書中所闡述的,正是他心中一直嚮往著的境界。因此他除了開始特別認真研習三民主義課程之外,也希望自己能參與成就理想境界的工作。漸漸地,他長大了,意識到如果能夠從政,應可有助於實現自己的理想。

現實環境卻似乎不允許他做這方面的夢。高中畢業後,當時還沒有大專聯考,他同時考上北部、中部、南部的三所大學。由於家貧,他只能就近選擇台南成大會統系就讀。畢業後,他先後擔任過教師,也在報館、遊覽公司工作過,他一直很賣力地工作,期望能改善家庭生活,減輕父母的負擔。從政的夢,只有暫時擱在一邊。

競選市議員,步入政壇

在他二十九歲那一年,他意識到自己實在割捨不下一直醞釀於心的從政心願,正好當年台南市第五屆議員打算集體辭職,他打算出來參加補選。但後來議員辭呈被駁回了,補選取消。而他競選參政的念頭,卻因已動了心,再也按捺不下了。

第六屆台南市議員選舉時,他出馬參加。當時他既沒有什麼經濟基礎,也缺乏民眾基礎,他抱著「初生之犢」的精神,決定跨出這第一步。他一個人騎著腳踏車,拿著麥克風,獨行俠似地四處發表政見,比起其他候選人的聲勢,他顯得十分單薄,但仍有不少市民為他的新作風所吸引,所以最後他以最高票落選,真個雖敗猶榮。

他有了競選經驗,也逐漸建立了知名度,後來兩度參加市議員選舉,都以最高票當選。八年的議員生涯,使他深入瞭解全市的各種問題,也使他與市民的關係打下良好的基礎。而後他自忖時機成熟了,就在眾多好友的支持下,出來競選市長。

競選市長,踏上從政新里程

民國六十二年首度出來競選市長時,因為所屬的中國國民黨有意提名他人,他不惜脫黨參選,後來被開除了黨籍。民國六十六年,他捲土重來,結果成功了,心中自是欣喜無比,打算好好施展抱負。

當選市長之後,他父母卻不以為有什麼了不起,並且因為奉行中國人的傳統觀念:「由儉入奢易,由奢返儉難」,執意不肯搬入佔地八百坪的市長公館,他們跟蘇南成說:「當市長再神氣也不過四年,不可得意忘形。」因此,蘇南成至今仍跟父母及最小的弟弟住在窄陋的老屋堙A睡的也是一張長沙發,因為他的書房太窄,實在擺不下一張床。

雖然身為市長,在父母眼中,仍是一個需要操心的孩子,尤其是他至今單身未婚,更令父母為之煩惱,還得照顧他的衣食問題,甚至每天都要替他燙襯衫與擦皮鞋,蘇南成一再婉拒,父母仍執意要做,彷彿在向他提無言的抗議:「你究竟什麼時候才結婚成家呢?什麼時候我們老人家才能把這些事交給媳婦做呢?」蘇南成對自己至今未婚的解釋是:「婚姻之事可遇而不可求,我不是不想結婚,但至今未遇到一個能瞭解我、配合我、心靈能產生默契的女子,我又沒有時間去四處尋覓,只有打單身了。但是我從來沒有形單影隻的孤寂感,或許,我已經和台南市結婚了。」

「權宜措施」實有不得已之處

這位與他所摯愛的家鄉締下白首鴛盟的市長,常令市民為台南市的發展而慶幸得人,但他的「權宜措施」,仍不免遭人議論。他的一位同事統計,四年下來,他的權宜措施達三萬多件。

蘇南成說:「市政的推動,在法令規章與現實需要之間,有時頗難兼顧。我在處理行政事務時,或為爭取時效,或為因事製宜,有時不得不採取權宜措施。但基本上我一定不違法理,只是有些行政法令因時空的變遷,已不符實際需要,在來不及修改前,我只有不惜抵觸了。」「但我之所以敢這樣大膽地做,是因為從來不曾為私利,都是為了整體市政建設的發展。時間的證明、事實的考驗,我相信終可獲得外界的諒解。」

至於一般市長感到頭痛的議會問題,他也從不為此煩惱,因為台南市府會關係很融洽,他與議員們也相處得頗好,議員們對他一心建設台南的赤忱很能諒解。但台南市畢竟是個古老、保守的都市,某些從政者觀念較舊或心胸較窄,對蘇南成的諸多構想,常抱質疑態度,甚至阻擾一些計畫的施行,蘇南成自己說:「我只好再跑快一點,讓他們來不及拉…反正一切為公,我問心無愧……」

熱心推動國民外交

除了市政工作之外——他對許多事務都很熱心參與;對推動國民外交,亦不忘盡心盡力。在他任內,台南市已與六個外國城市結盟。如有外籍人士來台南訪問,他必定盛情接待,務使對方有賓至如歸之感,並且一定要引導外賓深入瞭解古都台南的傳統文化與民情風俗。

他也曾隨市長訪問團訪美,除了爭取友邦人士的瞭解與支持外,舌戰左派與台獨分子時最受矚目。一提起那些在國內生長、受教育、卻長年旅居國外,而又喜愛批評國內政治的留美學人,他神色就激動起來。他說,如果不把台灣變成自己的根,當然不會有獻身的想法;身為過客,永遠無法改變現狀,也永遠只能扮演一個過客——一個不務實際、不深入的批評者的角色。他自己積極參與國家建設,也希望見多識廣、學有專長的留學生能多多回國服務。

與執政黨相處融洽

很多人對於蘇南成以脫黨競選成功,如今是無黨籍身份,卻能和執政黨合作無間,覺得很不可解。有很多外籍記者也紛紛到台南市,就這個問題訪問他。

他們最常問的兩個問題是:「當年為何要退出國民黨?」「執政黨有沒有阻擾你的施政?」

蘇南成有時會當面笑他們的問題幼稚,對自由中國認識不夠。他說:

「國民黨在選舉前,進行黨內提名活動,就如任何一個政黨一樣,是理所當然的。另外,國民黨決策當局所標示的宗旨也都是大公無私的,只是在傳達至基層後,難免因人為因素而有了偏差,但這在民主先進國家也會有這種情形發生。當年我因地方黨工人員不支持我,不得已而脫黨競選,這也可算是一種『權宜措施』;但我當年反對的,是一小批黨工人員,而非整個國民黨。我在競選時清楚說明自己脫黨參選的原因,並呼籲地方黨部速作改革。我想民主政治最可貴的地方,就是我們有言論的自由,那怕反對執政黨、批評執政黨,也能為大家所接受。更令我個人欣慰的,是我的批評和呼籲多少產生了效果,執政黨方面確實將地方黨部作了一番整頓與革新。」

「現在台南市市黨部的黨工人員和我相處得很好,我們常常找時間就各種問題進行溝通,彼此很尊重、很信任,他們從沒有無故阻擾我施政。事實上,上級單位和市民所關注的,是我能提出什麼有益台南發展的建設計畫和可行措施,而不在於——我是不是一個國民黨員。我的長官們和上級單位都是對事不對人的。」

蘇南成在當選市長後沒有「自絕於人」,他以理性的態度和有關單位與長官相處,因此合作無間,成為美談。

在執政黨方面,有感於蘇南成在就任市長後,確實全力推動台南市的建設,且令台南市民普遍感覺滿意。在「建設地方、為地方民眾謀福」的大目標下,彼此心願一致,執政黨自也以開闊的胸懷,不但不予阻擾,且給予大力支持,共同為台南市的遠景而奮鬥。

本次縣市長選舉,執政黨在台南市亦採開放競選,黨內未提名人選與蘇競爭,使他得以順利連任——民主政治「有容乃大」的精神,就此落實於他方之上。

不求立竿見影之效,盡心做好打樁工作

他已經當了四年市長,台南市民打破先例,再給他四年。但他仍然很急,說:「要逐步重振古都台南昔日的聲威,該做的事不知有多少!這八年任內,我得做很多整頓與奠基的工作,絕不能短視,求立竿見影的效果。我要好好做完打樁的工作,好讓下屆市長容易接手,可以在既有的基礎上續求發展。」

〔圖片說明〕

P.52、P.53

圖1:你看,蘇南成長得像不像彌勒佛?圖2:蘇南成說:我處理公文一定是「今日事,今日畢」。圖3:蘇南成陪侍蔣總統經國先生逛台南夜市,與攤販談笑、話家常。

P.54、P.55

圖1:台南市民正在向馬上辦中心服務人員訴說他們的問題。圖2:台南市的國宅興建量名列全台第一,這是其中的一處國宅社區。圖3:這是台南安平工業區,其間的工廠外型如別墅,是個新型的袖珍工業區,工廠老闆平均年齡不超過30歲。圖4:蘇南成前往大學演講,他的口才極佳,大學生們聽得津津有味。圖5:蘇南成的童年過得很艱苦,他總是希望能使小朋友們都有個快樂的童年,所以即使公務繁忙,仍經常抽空到台南市各小學為小學生講故事。

P.56、P.57

圖1:蘇南成竭盡所能推展國民外交,台南市已先後與六個外國城市結盟。這是台南市的姊妹市之一——美國堪薩市市長到台南市拜訪蘇南成留下的鏡頭。圖2:蘇南成與父母及小弟住在一起,圖中的小朋友是他小弟的孩子。圖3:去年夏天南部久雨成災,蘇南成涉水探訪災區,實地探討救災對策。

相關文章

近期文章

EN

Tainan Mayor Su Nan-chen


Koxinga, a famous Ming Dynasty general, liberated Taiwan from Dutch colonialism and established his first government in the City of Tainan in 1661. Tainan became the cultural, social and political center of Taiwan and held that position for two centuries. Today, newly reelected Mayor Su Nan-chen continues vigorous efforts begun in 1977 to rejuvenate the city.

When he took office in December, 1977, mayor Su moved to shorten the physical distance between the mayor's office and the electorate. He moved his remote office to a glass-windowed room on the first floor of City Hall. The public is welcomed to walk in anytime. From 7:30 to 10:30 each evening, a "meeting with the people" time has been set up. People come in with all kinds of problems: legal, social--even personal. It has been a keystone of Su's administration.

Su summed up the first four years: "This has been an excellent opportunity for us to learn from each other. The people now know which problems they should bring to the attention of the mayor's office. Through constantly communicating, I have learned to talk in a straight-forward but inoffensive way to people." In parallel with his open office and physically next to it, he set up a "Do-It-Now Center," comprising mostly volunteers with professional knowledge of the law, social welfare problems and other civic fields. The center helps the people battle with red tape.

In the first four years, it has responded to more than 42,000 cases. The center was originally designed to undertake cases relating to city administration. It has been expanded to handle cases ranging from construction holdups to family problems. Re-elected to his second term in a landslide victory, Mayor Su only sees a lot more are waiting to be done: "I gave my citizens 50 promises four years ago. These cannot satisfy the needs of the Tainanese anymore. I must revise and add many more new policies to the 50."

Tainan cannot compare with Taipei as a political and economic center, and has little chance to catch up with Kaohsiung's industrial development. But Mayor Su intends to restore Tainan's faded glory. "We hope to create a city that is both comfortable to live in and enjoyable to visit," he says. "With newly constructed roads, activity centers, libraries, seaside parks and a folk village, Tainan is much closer to his goals than four years ago.

Su lives with his parents in the simple and now very busy home he had lived in before he was elected. He refused to move to the more opulent official residence simply because "it was not necessary."

Mayor Su had no silver spoon, but worked his way upward. As a youngster he had to peddle to support the family. He held various jobs from primary school to university. His interest in politics was sparked by a book: Dr. Sun Yat-sen's "Three Principles of the People." He read the book in tears, seeing parallels in his own life. Dr. Sun Yat-sen showed how to build a just society and bring about more equal distribution of wealth. Then and there, at the age of 18, he determined to participate in the political process.

Although not a political party member, Mayor Su is not a lazy "independent." He believes in the Sun Yat-sen philosophy, and works hard in pursuit of his political ideals.

Each morning, to keep in shape, he gets up at 5 to go jogging, the start of a 16 to 17 hour working day. He detours to city construction sites on his morning jogging route. At noon, he shares lunch boxes with colleagues. He does not go home after midnight--after the "meeting with people" time.

A volunteer of the "Do-It-Now Center" asks, "What is the pleasure in working so hard?" And he answers himself: "I guess the satisfaction is in every little improvement he detects as he jogs around the city."

[Picture Caption]

1. Mayor Su in a relaxed mood. 2. He never lets paperwork lie overnight on his desk. 3. Accompanying President Chiang Ching-kuo on a tour of the night market in Tainan, Mayor Su recalls how he used to be a vendor himself in his younger days.

1. Local residents consulting with volunteer workers in the Do-It-Now Center. 2. In public housing development, Tainan ranks first in the nation. 3. The villa-like factories in Tainan's Anping Industrial Park, are typical of the development of small factories in Taiwan. The average age of the owners is 31 years. 4. Mayor Su, an eloquent speaker, attracts many young people whenever he makes a speech. 5. He takes time off to talk to primary school children.

1. In Su's four years in office, Tainan has established sisterhood relations with six cities in three countries. Picture shows the Mayor of Kansas City paying a courtesy call on Mayor Su. 2. The elder Mr. & Mrs. Su with their grandchildren by Su's younger brother. Mayor Su is a bachelor. 3. Mayor Su examines the damage caused by last summer's floods.

 

X 使用【台灣光華雜誌】APP!
更快速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