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關於光華連絡我們 |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 | 正體中文English簡中日本語

最新消息光華智庫主編推薦熱門主題攝影錦集字彙通電子雜誌電子報線上購物
台灣光華雜誌
光華智庫 主編推薦 熱門主題 字彙通 攝影錦集
網站導覽 進階搜尋
最新消息 RSS訂閱 訂閱電子報 光華粉絲團
關於光華 隱私權保護政策 著作權授權聲明
聯絡我們 電子雜誌 線上購物
光華首頁
:::
台灣光華智庫
光華FB粉絲團
RSS訂閱訂閱電子報光華推特光華G+專頁光華噗浪
:::
Taiwan Panorama 台灣光華 / 主編推薦 / 內文:用影像鳥瞰台灣──齊柏林的空拍世界
標題
主編推薦
文章語言切換: 正體中文 / 簡體中文 / English / 日本語
 
2013年1月第036頁
[友善列印] [本篇共有 1頁,目前在第 1頁]
 
用影像鳥瞰台灣──齊柏林的空拍世界
文.朱立群
 
網友評價: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總票數:
6
含有圖片的版本(適合較高頻寬用戶) 未含圖片的版本(適合低頻寬用戶)

空拍台灣二十多年的攝影家齊柏林,2013年將推出全台第一部空拍電影,改以流動的影像,訴說台灣土地之美,以及全球環境變遷與人為開發下,承受的傷痛。

他總是從飛行的高度,紀錄台灣。

玉山白雪覆頂,台北101大樓像把寶劍插向天際,蘇花公路旁陡峭的清水斷崖沒入太平洋,眼下景色一邊藍、一邊綠……。這個角度的台灣之美,他看過。

換個場景。莫拉克風災後山河變色,大武山宛如被刀劈過,失根的漂流木堆積高屏溪口,一如增生的肉瘤堵住咽喉……。這個角度的台灣之殤,他也看過。

然而,這些卻不是一般民眾能經常看到的台灣。

你我的視野停在地面,他的視線發自空中。你我就像畫布上的色點,身在其中卻看不到全面,他則像個觀畫者,大處著眼,看到整體構圖,小處抽絲剝繭,看出局部線條與用色深淺。

他是國內知名的空中攝影師齊柏林,長期且大量從事環境及地景空拍。他累積二十多年在台灣上空飛行的經驗,所拍攝的環境及地景照片超過30萬幅,印成書冊堆疊起來,比半個台北101大樓還高。

景觀之於我們,是小陽春、小煙景;於他,是天地間大塊的文章。

2011年起,他給自己一個新的身分:導演,而且是空拍導演。他自我期許要幫全台2,300萬人飛在數百至上千英呎的空中,拍出台灣第一部完全空拍的電影,用鳥瞰的影像,訴說台灣土地與環境變遷的故事。

視線的起點:高速公路

在台灣,「齊柏林」三字是個傳奇。早年初聽此名,多數人只會想到英國老牌搖滾樂團「齊柏林飛船」。近幾年隨空拍作品頻繁出版、展覽,空中攝影家齊柏林的名氣水漲船高,他本人鮮少在媒體上露面,但只要提到齊柏林,人們就知是台灣空中攝影的同義詞。行家對他的攝影集如《飛閱台灣》、《從空中看台灣》、《上天下地看台灣》等,更是如數家珍。

事實上,齊柏林的「正職」從來就不是空中攝影。他在交通部國道新建工程局(國工局)23年任職期間,空拍高速公路只占工作極小部分,卻最令他忘情,更在離開職場後,全心投入生平第一支空拍電影的拍攝。

他說,擔任公職前曾做過攝影公司助理,一回隨師傅上飛機拍攝房地產廣告照片,雖然只在機上打雜、拍些無關緊要的畫面,但當下凌雲御風的興奮感猶如開啟他人生寶盒的鑰匙,那個時刻,他就立志一輩子要以空中攝影為志業,有機會就去爭取。

於是,進入國工局第二年,他毛遂自薦空拍高速公路施工及完工照片,並獲首任局長、現任台灣高鐵公司董事長歐晉德的支持。從此,國工局雖無空拍攝影員的編制,仍匡列預算承租民用直昇機,由齊柏林執行每年兩次的空拍任務。

越拍越上癮的齊柏林,也在公餘時間租用直昇機,或搭乘免費便機進行高速公路之外的地景空拍,凡台灣地圖標出的山岳、河川、地景、著名地標,農田、大型廟會活動等場景,只要從空中看起來壯觀、震撼、數大便是美,都是他追逐拍攝的對象。

在那只有底片相機的年代,齊柏林從135相機拍起,再換到120相機輔以正片拍攝,目的都在追求最好的影像品質。

「那時每次上去飛兩小時,光購買底片、沖片就花台幣一萬元,天候狀況好的話,兩小時可拍六十幾捲底片,等於兩分鐘拍掉一捲。」聊起空中攝影,身高超過一米八、身型壯碩的齊柏林立刻手舞足蹈,話匣子關不起來。

即便是在相機數位化的初期,他仍視拍攝狀況及效果而經常使用老式底片相機拍攝,直至數位畫素提高、拍攝效果達到120底片相機的攝像品質後,才正式告別傳統機種。

每次飛行,齊柏林必帶五、六台相機上飛機,每一台的鏡頭規格都不盡相同。之所以無法一機到底,他解釋,「在飛機上換鏡頭就是浪費時間,浪費時間就是燒錢。」國內直昇機一小時十幾萬元的租金,是美國直昇機租金價格的4倍,讓齊柏林大喊吃不消。

幸而罕見且具視覺衝擊力的照片大受媒體歡迎,紛紛向齊柏林邀稿。1998年起,他成為長期著墨台灣環境與生態報導的《大地地理雜誌》特約攝影,那時已空拍七、八年的他並沒有料到,這段合作機緣,會是修正他「拍攝觀點」的轉折點。

正視大地的容顏

《大地》1998年出刊的「大地的臉」專號,紮紮實實扭轉了齊柏林用空拍影像觀看台灣土地的視角,教他誠實地直視「大地的臉」,不論那張臉的美醜。

在此之前,不管是早期從事商業攝影,或擔任公職階段負責紀錄國家工程建設,齊柏林的影像構圖思維裡,「美麗」是唯一的價值判準。「醜陋的、坑坑疤疤的,你根本不會想拍,」他說。

直到《大地》向他借調高山濫墾、海岸線水泥化、工業區開發等當時被他視為「不好看」的照片,他才首次感到「醜陋」帶來的衝擊、震驚及洗滌力量。

「我不是學環境生態的,以前都用純粹的美感去拍攝台灣。後來才知那些被選用的、不漂亮的影像,幾乎都是台灣經濟發展、大規模開發建設之下,對環境造成的負擔。」

即使是「美麗的」照片,也在環境生態專家方力行、王鑫、李三畏等人的專欄文字裡,被解讀成「過度開發塑造的假象」,也逼使齊柏林不斷自問:「怎麼會這樣?美,錯在哪裡?」

「《大地》讓我重新開始學習,他們成立基金會,有計畫經費請我執行空拍,我才慢慢開始用另一種眼光看台灣。」

對齊柏林而言,這「另一種眼光」,意謂觀點從開發主義到環境主義的移轉。

於是,經過環境意識啟蒙補課的齊柏林,重新調整了照片構圖的框架。以前不被允許入鏡的醜陋景觀如花東海岸的消波塊、鐵公路建設等,被人在空中捕捉鏡頭的齊柏林聚焦、放大,把罪狀一一攤開,理直氣壯地控訴土地受到的傷害:「醜嗎?難道還不夠醜嗎?」

開發主義像個化妝師,掩蓋了土地超限利用的惡行,然而,惡果不會消失,只會遞延發生,一旦天災降臨,就是環境反撲、以災難方式進行清算的時刻。齊柏林空拍二十多年,忘不了莫拉克風災過後,從空中看到千瘡百孔的台灣,當時在直昇機上,他幾乎掉下眼淚。

「你去看看中央山脈最南端的大武山,莫拉克風災後,原本是綠色的山頭變成癩痢頭一樣,北大武、南大武都坍崩,很難想像當時雨下得多麼大!」透過空拍照片,齊柏林希望看過的人都能反思:「連百年樹木都抓不住土地,更何況現在那些在高山種植的檳榔、茶葉?」

「以前我拍被挖得光禿禿的半屏山,並不覺得開挖有什麼不對,因為國家建設需要用到水泥啊!」在那環保意識尚未抬頭的年代,齊柏林後來之所以能從意識覺醒到產生行動,他說:「我從空中攝影的觀察,修正我對台灣環境與土地的認識,進一步有主題性、方向性地做環境空拍的工作。」

從一位純粹美感取向的拍攝者,轉變成有觀點、有態度的空中觀察家,投入台灣的環境教育,是齊柏林近10年來心裡最大的願望。為了專心拍片,他2011年辭去公職,把空拍電影當作人生50歲之後唯一值得付出心力的志業。

以《Home》為師,扎根台灣土地

許多個夜晚,「照片究竟拍給誰看?」的疑惑,在齊柏林腦海遊走。

他去校園演講,發現除了環境相關領域的老師對台灣土地的空拍照片感興趣之外,台下學生睡倒一片。他自我檢討:我的照片真有那麼無趣嗎?如果改為影片、配上音樂,會比較吸引人嗎?

他想起之前擔任飛行顧問,帶領國內電影或廣告影片導演上飛機拍片的難堪經驗。「國內拍片很落伍啊,把攝影機抱在腿上、墊個枕頭充當防震設備就拍起來了。」他納悶:「為什麼國外的Discovery頻道可以把地球拍得那麼漂亮,空拍影像維持得這麼平穩?」

他上網找到的答案是:設備。然而,正當他想趕快下單訂購的一股勁衝上來,立刻就被澆了冷水,因為交易須先取得美國國務院許可,且每套空拍錄影器材要價近台幣3,000萬元,光是零頭他就已負擔不起。

齊柏林當下的想法是:「就當是作夢好了。」

可是,「夢一直作,你總會想把這夢想實現。」他終究無法壓抑熱情與理想,決定先做了再說。於是2009年他花費積蓄、加借款共台幣300萬元,把美國的空拍設備及攝影師「租」來台灣,但租金只夠飛30小時,匆匆繞行台灣一圈後,剪成數個版本、各約5分鐘的試播帶,「證明我們也有能力空拍台灣」。

之後不久,知名法國導演盧‧貝松監製,空中攝影家楊‧亞祖貝彤擔任導演拍攝的環境電影《搶救地球》(Home)在台上映,齊柏林覓得知音,深受鼓舞,認為有為者當如是。

以前齊柏林告訴朋友想拍一部空拍電影,得到的都是「不可能啦,哪有純空拍的電影」等否定的反應。「結果《Home》就是一部全空拍的電影,更堅定我的信心。」齊柏林自費購買70張門票,邀請親朋好友觀賞,並秀出他已拍好的demo帶,試探企業家朋友的投資意願。

「有些企業家一開始表達興趣,但當我積極向美國廠商比價、詢問如何申請設備進口等後續工作,真正需要那筆錢到位的時候,那些企業又退縮了。」對於多數企業主只以預期獲利多寡作為投資與否的唯一可量,齊柏林感到無奈。

只有一位企業家朋友沒有拒絕他,那就是總部設在台北市的集思創意設計顧問公司總經理萬冠麗。

「看完《Home》,覺得拍得很棒,但沒什麼感動,片裡拍的五十幾個國家以及冰山融化的場景,都與台灣無關,」萬冠麗坦白告訴齊柏林。

「那我們就拍一部真正屬於台灣的《Home》,讓情感與這片土地有所連結吧。」齊柏林的回答,很快說動了28歲開始創業、自認個性熱血,每年認養國內數十位兒童的萬冠麗。以她為主要出資者,與齊柏林等其他朋友合資台幣3,000萬當作成立電影公司的第一桶金,但也只夠支付攝影器材費用而已。

購買程序經美方6個月的審查,設備於2010年夏天送抵台灣。那是一套空中攝影系統,裝成八大箱,平均每箱重40~50公斤;然而,設備買了,卻再也沒錢租用每小時要價十幾萬元的直昇機。這時,向當時新聞局申請數位技術升級補助的500萬元撥下來,解決了燃眉之急,齊柏林也趁正式開拍前,到美國加州聖地牙哥接受空中攝影的訓練。

「生態破壞很快,環境不等人,齊柏林體力、視力、專注力隨年紀增長而衰退的速度也不等人,公司先成立再說,其他我們一邊做、一邊籌錢,」萬冠麗說。

時間不等人,先做再說

長期關切環境變遷議題的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創辦人鄭崇華及現任執行長海英俊知悉齊柏林的拍片計畫後,2011年慨然允諾贊助第一年所有拍攝經費。之後,緯創人文基金會、中國國際商業銀行文教基金會,以及富邦文教基金會,也都陸續提出贊助。

就這樣,台灣第一部完全從空中取景的環境電影至今拍了兩年。拍攝所需的錄影機鏡頭可360度旋轉,掛在直昇機機頭下方,拍到影像即時傳進機艙;齊柏林坐在駕駛後方,透過操縱盤檢視影像、控制鏡頭角度,舉凡對焦、調光圈、構圖等,都需眼力、手感微調等細緻的動作。

即使已是空拍二十多年的老手,齊柏林在機上仍免不了全身肌肉緊繃,「你會不自覺地用力,即使你告訴自己必須放鬆。」

齊柏林表示,電影開拍迄今飛行約400小時,拍攝工作已完成9成,片名暫訂為《域望》,片長100分鐘,現正緊鑼密鼓進入後製剪輯,全片預計2013年下半年度推出。

該片請到新加坡籍配樂大師何國杰擔綱配樂,他近期最為人熟知的作品即為國片《賽德克‧巴萊》。此外還請到以紀錄片《黑潮三部曲》獲金鐘獎最佳編劇的范欽慧編寫旁白。齊柏林透露,美麗台灣與傷痛台灣的畫面比例各占電影片長的一半,並穿插台灣斯土斯人的故事,希望觀眾看過電影之後,不管是出於愛惜台灣的美,或疼惜台灣的痛,都能重新省思與這塊土地的關係。

觀看台灣的高度不變,但紀錄的方式從靜態照片轉變至聲光畫面,近天命之年的齊柏林岔開他熟悉至極的老路,選擇走上無人踏過的荒徑,像個劍術高強,中年之後卻將寶劍封鞘的俠客。

人生好比江湖。江湖比劃,兵家最忌陣前改換兵器,但我們這位齊大俠不但換了兵器,還要快意地再戰江湖。

   
 
回主編推薦 回主編推薦  
 
網友投票: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請各位網友針對本篇文章進行評等,好的評價是對我們的一大鼓勵,不好的評價可以讓我們改進。
   
正體中文 English 簡體中文 日本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