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關於光華連絡我們 |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 | 正體中文English簡中日本語

最新消息光華智庫主編推薦熱門主題攝影錦集電子雜誌電子報光華粉絲團光華推特線上購物
台灣光華雜誌
光華智庫 主編推薦 熱門主題 字彙通 攝影錦集
網站導覽 進階搜尋
最新消息 RSS訂閱 訂閱電子報 光華粉絲團 光華推特
關於光華 隱私權保護政策 著作權授權聲明
聯絡我們 電子雜誌 線上購物
光華首頁
:::
台灣光華智庫
:::
Taiwan Panorama 台灣光華 / 主編推薦 / 內文:眼盲心明──李秉宏的執業之路
標題
主編推薦
文章語言切換: 正體中文 / 簡體中文 / English / 日本語
 
2011年2月第098頁
[友善列印] [本篇共有 1頁,目前在第 1頁]
 
眼盲心明──李秉宏的執業之路
文•陳慧瑩 圖•林格立
 
網友評價: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總票數:
1
含有圖片的版本(適合較高頻寬用戶) 未含圖片的版本(適合低頻寬用戶)

我的沮喪,不是因為失去視力被丟進啟智班,無緣飽覽這個繽紛世界;而是,我努力拚讀考上法律系,卻依然找不到工作。

社會應當善用我們的智慧,而不是只看到我們的缺陷。──李秉宏

2009年11月,台北地方法院法庭正審理纏訟多年的環保官司──美國無線電公司(RCA)在桃園傾倒有毒廢料,造成土壤、地下水污染,導致員工罹癌的職災事件。

現場,代表RCA的律師團陣容龐大,其中還有一名「電腦快打手」,犀利的打字聲如鐵騎般劃破天際;而為台灣受害職工義務辯護的法律扶助基金會6、7名律師席上,有一名帶著手杖、身穿黑袍的律師,不疾不徐的傾聽,以盲用電腦記下重點。

在聽到罹患鼻咽癌末期、氣若游絲的員工阿窕,控訴RCA長期讓員工使用有致癌疑慮的三氯乙烯清潔劑的惡行時,雖然看不見阿窕的眼淚,這名律師的內心卻激動不已,好想起身為她辯護,「有一天,我一定要站在庭上,為你們發聲!」

「用聽的」讀法律

這名律師,是李秉宏,先天視力接近全盲的他,突破文字的視覺障礙,選讀法律系,成為台灣第一位盲人律師。

30年前,因母親早產,李秉宏雙眼發育不全,幾近全盲,但父母並未因此讓他「與世隔絕」,反而視同一般孩子照顧他,犯錯照罰。小時候,秉宏不愛念書,成績經常吊車尾,美勞、音樂、體育卻樣樣行,沒看過恐龍圖案,摸著模型也能用陶土捏出恐龍樣貌,至今還能憑印象用手比畫「四隻腳、頭長長、身體圓圓、尾巴長的叫雷龍;前爪短短、牙齒尖尖是暴龍。」

他和視力正常的小朋友一起玩,打電玩、看卡通,甚至瞞著爸爸貼近電視看動畫,「這個過程讓我輕易知道,眼明人喜歡的東西!」愛玩,稀釋了他與社會的阻隔。

從小跟著阿嬤,疼愛他的阿嬤希望秉宏未來能當老師;國二那年他因喜歡同校一名女同學,決定用功讀書以博得對方好感,沒想到尚未進行愛的告白,卻讀出好成績,讓他初嚐「第一名」的滋味,從此功課扶搖直上。

就在他朝特教老師之路邁進時,父親卻鼓勵他讀法律系,挑戰人生更多的不可能。

「我非常抗拒,想到法律條文冗長、無趣、難懂又難背,我也想和大家『大學玩4年』,至少不要苦4年嘛。」在父親堅持下,李秉宏雖然考上中興大學法律系(現台北大學),內心卻有千百個不願意,與父親冷戰了數個月。

好在選讀法律系後,他才發現,「法律」沒有想像中的困難,只是光憑死背,就算明眼人也念不好,必須先理解法律條文的邏輯,同時舉一反三,這樣的「背誦」才有意義、有效率。相較於其他正常同學,李秉宏只能用「聽的」學法律,上課必備錄音機,再將所有內容變成「有聲書」,如果授課老師講得不夠仔細,他就得再找資料輔助,4年下來,靠著「聽力」念法律,愈念愈順手。

掃地、洗衣樣樣來

大學生活對秉宏的意義,不只在習得一門法律專業,也讓他更為獨立,且融入明眼人的世界。這個過程讓他確立,自己只是少了一雙眼睛,絕對可以用個人力量在光明世界立足。

從小失去視力,李秉宏仰賴家人甚深,母親幫他料理一切,為能培養他的自理能力,父親在秉宏小學六年級,就將他送進啟明學校,「住宿第一天,我就被同學譏諷是『大少爺』,因為連掃地都不會!」

想到「侮辱」自己的不是明眼人,而是「自己人」,李秉宏很不服氣,想證明給大家看。住校期間,掃地、洗衣樣樣來,回家竟然能主動幫忙家務,讓家人嚇一跳;高中時秉宏會用電話訂火車票,甚至連火車的車廂、號次都摸得一清二楚,找位子能力「神準」;念大學時,李秉宏就教同學訂車票、搭火車,讓對方嘖嘖稱奇,還使用「點字撲克牌」和同學玩大老二。

他說,有些盲生與外界鮮少接觸而自我封閉,只能在自己的小圈圈徘徊,和明眼人互動後才發現,雙方的生活模式其實很接近,有時候明眼人問問題不是刻意要傷害人,「而是不了解你,」唯有彼此互動,才會互相了解,相處融洽。

職場第一步,實習碰壁

接觸過李秉宏的人都覺得他獨立、有趣,與外界的隔閡小。他說,因為自己喜歡主動認識人,久了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也不覺得自己與明眼人有什麼不同。後來在職場,有一次與同事出差住飯店,同事想幫他一些忙,卻發現他都會做,李秉宏還反過來提醒同事,參加團體生活時該準備的事項,「這些都來自啟明學校的訓練!」

看似順遂的求學之路,卻在職場碰壁。

畢業當年,李秉宏就投入律師高考,畢業第2年(2004年),第三次應試時,在全國近五千人的競爭下,以第128名成績考取律師。他,成為國內首位盲人律師。

當時的考試院長姚嘉文、考選部長林嘉誠,特別致贈紀念品恭賀李秉宏,對他的奮鬥不懈精神,表達敬佩;對台灣即將出現第一位盲人律師,感到驕傲。

李秉宏開始找工作,他知道只要履歷表出現「視障」二字,一定被拒絕,所以他只註明「法律系畢業」,果然獲得面試機會。

可是一見面,對方就追問他關於「眼睛的故事」,甚至在面試前得知他是視障者,毫不留情的以電話取消會面。

一次又一次打擊,讓他備感挫折,想到自己好歹也念法律,擁有一定程度的專業,竟然找不到一份工作。「當初為何要念?早知如此,就學按摩,參加『死人大樂隊』為往生者吹喇叭就好了。」李秉宏曾是學校樂隊成員,伸縮號吹得不錯,他真的動此念頭,想買樂器,並與母親討論,直到通過律師考試,才又燃起「挑戰不可能」的熱情,可是卻遭到律師事務所拒絕提供實習機會,後來在律師公會幫忙下,獲得實習機會,終於取得律師執照。

挑戰高難度的RCA跨國官司

2005年,李秉宏應邀到「法律扶助基金會」工作,這個基金會主要是對無力負擔訴訟費用及律師報酬的人民,給予制度性援助。基金會在電梯間裝上語音系統,為他在電腦上安裝視障者使用的軟體,李秉宏開始參與內部的立法、修法,而隨著社會變遷,服務對象有了變化,從過去最底層的市井小民到卡債族,看盡「貧富差距」,也看到「經濟弱勢」被重新定義。

可是,對他而言,這些終究都處在「紙上談兵」,「身為律師,最終是要解決人的問題,我希望有辦案機會,這是生涯規畫,也是個人的重要里程!」

因為強烈的企圖心,李秉宏終於從「門診」時期走進他形容難度艱鉅的「開刀房」。2008年,在基金會台北分會會長林永頌支持下,李秉宏正式參與一個律師團組成的訴訟案,而且是燙手山芋的跨國官司──RCA污染事件。

寫狀、開庭、會客,是律師必備的基本能力,李秉宏嚐試跨出一步。剛接觸RCA受害員工,聽他們描述「地下水、有毒藥劑……」時,李秉宏一頭霧水,無法想像那種情境,於是他遍尋資料了解始末,開庭前與委託人沙盤推演,學習如何問話,終於簽下生平第一次的委任狀。

可是難度才要開始,一旦上法庭,如何翻閱手上的「卷宗」?就算部分文字可以轉成語音檔,可是圖表怎麼辦?何況有的案情甚至藏在卷宗內或其他證物中,這些「眼見為憑」的紙本資料,他用什麼能力取代眼睛?「閱卷」的障礙,讓他7次開庭迄今,還無法站上火線,親自與證人對話。

李秉宏感嘆,「無法閱卷」是視障者的共同困境,未來,投入明眼人職場的視障者勢必愈來愈多,而且遍及各行各業,政府應早日面對,開發出可資料轉換的辨識軟體,讓視障者接受對等資訊。「我不想成為同事的負擔,希望能擁有一份可獨立勝任的工作,相信多數視障者的心情也是一樣!」

聽「聲音」判虛偽

李秉宏週邊的視障朋友也不乏在各領域立足,過得自在、有尊嚴,但同樣面臨「資料轉換」的困擾,例如有學長已是保險業的主管、擔任社工師、在工研院工作,要鼓勵更多視障者出頭天,就差政府的臨門一腳。

因為李秉宏的故事,即將從東海大學法律系畢業的年輕視障者林哲維,立志要當台灣第一位盲人法官。

李秉宏說,相較過去,這個世代的視障者幸福多了,從盲用點字到盲用電腦,「我可以搜尋資料,和朋友email、msn…,真是一大進步。」這樣的進步讓他深信,資料轉換的辨識軟體可以透過科技解決,因為視障者與明眼人之間最大的溝通障礙,不是語言的對話,而是視障者的資訊來源遠低於一般人,造成雙方認知差距過大,對話困難,使得視障者成為職場上的邊緣人。科技,可以讓視障者與明眼人的距離更為接近。

如何讓視障者融入職場,在政府沒有更積極的作法前,李秉宏已有「自救方案」。

他說,先天失明者對文字毫無概念,打字時容易形成「同音異字」的錯別字,目前他自建了一個包括成語和法律常用字的詞庫,已累積五千個,希望能和視障者分享,但畢竟個人力量有限,如果政府能建立視障者適用的「資料處理中心」,蒐集常用的詞庫,就能解決他們在職場上面臨的錯別字問題,也能吸收新知。

李秉宏認為,健康的社會,應該有越來越多的視障者投入不同領域工作,何況,視障者少了眼睛,卻往往多了一些明眼人所疏忽的能力。例如,訴訟過程中,「表情」通常是律師判讀案情的線索之一,「不過,『表情判讀』對我來說,完全沒有努力的空間,可是我可以訓練『聽音』,判斷真偽!」

「聲音」其實也可以反應一個人的真實想法,是理直還是心虛,隱藏不了,而明眼律師看慣了當事人的表情,卻可能疏忽聲音所透露的訊息。「所謂『相由心生』,應該也能『聲由心生』吧,『聽音』是盲人律師可以努力,也值得努力的方向,」他說。

在歐美,盲人從事律師工作是正常現象,因為它的視覺因素較少,動腦機會大於用眼,除了看卷、了解證物外,很多時間是花在問問題上,加上社會的支持,盲人從事律師的著力點夠強。反觀,東方人習慣帶著質疑:「你行嗎?」這樣的負面思維大大削弱視障者的工作機會。

「社會應當善用我們的智慧」

在亞洲,也有執業成功的盲人律師,李秉宏說,馬來西亞有一名視障者早在20年前就考上律師,還成立律師事務所;日本也有一位。「他們的過程應該比我艱苦,」因為這兩個國家都有漢字問題,他們如何執業?如何解決「閱卷」難題?政府採取那些鼓勵、協助的機制?李秉宏很好奇,他計畫近日寫信給這兩位前輩,吸取他們的成功經驗。

因為工作受挫,李秉宏曾有過「如果重新選擇,絕不當律師」的悔恨,如今跌跌撞撞好幾年,仍緊抱別人眼中的「不可能」,他只想證明一件事:一般人做得到,我也可以做得到!對自己的未來他也有個完整的生涯規畫,他希望累積辦案經驗,工作之餘繼續進修,日後到大學學分班或社區大學開設法律課程,實驗出一套可行的工作模式,再提供給其他視障朋友參考。

律師工作的迷人之處,在解決人的問題,李秉宏從RCA案有了透徹的體會。他說,想到鼻咽癌末期的職災受害人阿窕,每次在庭上連站4小時,以模糊、微弱的聲音控訴資方,還要接受法官與律師團的質問,身心遭受巨大煎熬,「我在她身上看到勇氣與堅強,這是一個真槍實彈又殘忍的戰爭!」這個經驗,讓他自覺沒有喊累的權利,「總有一天,我一定要站上火線,為他們辯護!」

   
 
  回主編推薦 回主編推薦  
 
網友投票: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請各位網友針對本篇文章進行評等,好的評價是對我們的一大鼓勵,不好的評價可以讓我們改進。
   
正體中文 English 簡體中文 日本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