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關於光華連絡我們 |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 | 中文English日本語

最新消息光華智庫主編推薦熱門主題攝影錦集字彙通電子雜誌電子報線上購物

正體 | 简体
台灣光華雜誌
光華智庫 主編推薦 熱門主題 字彙通 攝影錦集
網站導覽 進階搜尋
最新消息 RSS訂閱 訂閱電子報 光華粉絲團
關於光華 隱私權保護政策 著作權授權聲明
聯絡我們 電子雜誌 線上購物
光華首頁
:::
台灣光華智庫
光華FB粉絲團
RSS訂閱訂閱電子報光華推特光華G+專頁光華噗浪
:::
Taiwan Panorama 台灣光華 / 內文:刺青:紋印生命的圖騰
標題
台灣光華智庫 文章語言切換: 中文 / English / 日本語
 
2007年6月第108頁
[友善列印] [本篇共有 1頁,目前在第 1頁]
 
刺青:紋印生命的圖騰
文.楊齡媛 圖.薛繼光
 
網友評價: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總票數:
6
含有圖片的版本(適合較高頻寬用戶) 未含圖片的版本(適合低頻寬用戶)

春暖乍到,不吝裸露肌膚的年輕人,紛紛換穿上背心、低腰褲、超短裙走上街。其實,他她們想展秀的,不是春漾的好身材,而是裸膚上的刺青。

自從8年前,向來善於挑戰流行的美國歌壇天后瑪丹娜,在暢銷金曲「Frozen」MTV中展示了滿手的指甲花(Henna,一種天然植物)彩繪,讓歌迷因此愛上了傳統印度彩繪,也連帶興起「彩繪紋身」的全球熱潮。

部分勇於嘗鮮的娛樂界藝人,更直接把彩繪紋刺入身,讓刺青擺脫昔日的叛逆、犯罪烙痕而躍登時尚舞台,並成為追求流行的年輕人不可或缺的時髦配件。

而無論是只能在皮膚上維持一星期的彩繪,或是一輩子難以抹滅的刺青,也不管是初次嘗試還是熟客,他們的第一選擇總是西門町。他們穿越寬整的徒步區,鑽進一旁的老商街後,放眼所及,都是早年規劃不良的狹淺店面,販售的卻是年輕人最愛、最流行的裝飾品。但,吸引年輕人好奇前來的並非珍奇飾品,而是窄巷裡的4間紋身店舖;更早以前,這裡有近10間刺青店,是條名副其實的「紋身街」。

「紋身街」的盛名,不僅因為這裡擁有密集的紋身店舖,更是這些紋身店的統籌負責人──Kevin李耀鳴,在推廣刺青文化時所刻意塑造的。

「以前做生意,只要做出點好成績,就會有人在店頭前搶地盤,攔截客源。」李耀鳴擅長以手工控制紋身顏料的流量,讓刺青的著色鮮麗明豔,這可是用紋身槍等機器無法做到的。為了守護地盤,他積極栽培紋身師傅,並鼓勵他們自立門戶,在同一條街上開店。不僅如此,他還上遍各家媒體,或與藝人、綜藝節目合作,就是希望打響西門町「紋身街」的名號。

「一旦客源穩固了,就得開始收編,淘汰表現不好或不守紀律的紋身師。」他的紋身店至今雖然只剩4間,員工也僅存15人,但每個月的營業額仍高達150萬~200萬元。李耀鳴表示,彩繪及刺青的熱潮並沒有消退,反而一直在穩定成長。為了維護「街號」,他還繼續招徠相關行業進駐,像是衝浪板彩繪、指甲彩繪,或是結合年輕人喜愛的體環(鼻環與臍環)、首飾等,以豐富紋身大街。

感官世代的肉體標記

紋身街中午就開張了,但得等到華燈初上才開始湧現人潮。這裡經常看到三五結伴的高中女生,為自己的青春留下註腳,或是18歲男生獻給自己的成年禮,抑或是情侶共同烙印愛的紀念,甚至有校隊包車前來,就為了把隊徽留駐在彼此的生命中。

「學生和社會新鮮人,是主要的客層;有趣的是,不管是刺青或彩繪,女性都佔了60%。」李耀鳴說,早在10年前,他在附近「獅子林」商場開始彩繪事業時,雖然只流行於特種行業中,但他注意到,酒店公關小姐特別喜愛這種能讓裸露的雙肩、胸口增添魅力,卻不用刺傷皮膚,且看膩後就能恣意換圖案的「暫時性紋身」。那時,他就預測到女性紋身市場的未來性。

當時台灣的刺青師傅幾乎都是應獄友的需求而產生的;獄中耐不住枯乏生活的老大、角頭,找到有繪圖天份的小弟,就任由他們使用針或刀片,在肌膚上割出圖案的輪廓,再用單針或多針的跳動方式,將色料一針針扎入皮膚。刺青的圖騰,多半選擇中國傳統式的青龍、白虎,或採自日本浮世繪的鬼頭和版花等,並儘量以大面積圖案表現霸氣、孔武有力的象徵,自然也成為幫派識別最好的記印。

先彩繪,再刺青

時代改變後,刺青成為時尚流行,躍躍欲試的人很多,反倒李耀鳴不贊成一時興起的衝動式刺青。

「第一次嘗試刺青的人,大多選擇從手背、上手臂、腳踝、後腰等較易被長袖、褲腳遮蓋住的低調部位開始。」通常,陌生客走入店內,李耀鳴會先了解客人想紋身的部位,再給予圖樣建議,但還是會先提供非侵入式的彩繪,讓客人先有一星期的適應期,順便蒐集朋友們對圖案的意見。等到客人真的下定決心,才正式進入刺青階段。

之所以要分兩階段,是因為「女生比較善變,一定要給她多留點時間,」李耀鳴表示,刺青不但疼痛,而且日後要去除也很難;即使以雷射方式仍除不了印痕,且所費不貲;巴掌大的刺青,得花上1至3萬元去除呢。

就他觀察,隨著刺青走入流行,傳統大面積式的圖案已降為2成左右,取而代之的,是凸顯個人風格的個性化圖騰,像把心愛的寵物、孩子、愛人等肖像圖刺上身,或是在既有的圖案上加入自己或情人的名字,可以完全不必擔心和別人「撞圖」。

還有人把紋身當成貼身配件,隨著時裝潮流而改變。例如,現在流行低腰褲,許多女性就會選擇在裸露的後腰際刺上對稱的美麗圖紋;但不退流行的無袖、低胸背心,則讓臂膀、胸口的刺青永受歡迎。

刺青的原因人人不同,有的人喜歡收集朋友名冊,小純(假名)則喜歡收集愛人的名字,而且直接刺在身體的不同部位上。

「每段感情我都認真地投入;即使分手,還是很想保留這段記憶。」身上7個刺青,是小純珍貴的情史銘印,卻讓後來的男友受不了,還因此鬧上紋身店,要找師傅幫忙除去所有的刺青,小純當然不願意,倆人最後也因而分手了。

30歲後的小純,感情已經穩定,不再收集男友的名字,但偶爾還是會上紋身店找新圖紋。對她而言,刺青已變成一種情感投射的工具;無論遭逢情緒低潮或高亢快樂時,刺青都是她最好的情感見證。

遮掩瘡疤……

阿昌也是紋身店的常客,已經與紋身師結成了好友。年輕時阿昌看到電視藝人秀出酷酷的紋身,就很想跟隨,但管教嚴厲的父母非常反對,讓他只能買紋身貼紙暫獲滿足。離家北上工作後,阿昌終於有機會接觸紋身店,並從一小塊圖案開始,逐漸加邊、擴大,現在則獨鍾大型圖紋。

「紋身很漂亮啊。看到白白的肉體被一個個圖形吞噬,構成一大片美麗的圖畫,就覺得好滿足。」

單靠打零工維持生計,阿昌實在很難支付大圖刺青的費用;一整面背部或胸部,至少得花費20多萬元呢。紋身師知道阿昌的經濟狀況,總會找機會幫忙,像是遇有新創作的圖案,需要模特兒練習或拍照宣傳,就找阿昌來試圖,僅收他兩三成的工本費,算是主客互惠。

玉羚(假名)是位家庭主婦,看她質樸的裝扮外貌,很難將刺青與她聯想一塊。其實,在她踏進紋身店前,還真是經過一番掙扎。從來沒有接觸過紋身的她,在網上搜尋許久,也看了許多網友的評鑑後,才終於選定紋身店。她先以電話詢問價格,然後鼓起勇氣直接「衝」往紋身房內,請師傅立即刺青。

紋身師見她魯莽行事,本來想勸她打消念頭,卻發現,原來她是乳癌患者,且右胸已作了切除。她對於失去乳房深感自卑,尤其連最性感的乳頭都失去了。她也想過去整形,但花費可觀,還得承受萎縮失敗的風險。當她知道有人利用刺青呈現粉紅乳暈時,她想,或許也可以利用刺青來重塑乳頭。

紋身師第一次接受這種需求,當然很受震撼而樂意服務,只是紋刺乳頭並不簡單,得儘量寫實,還得花時間仔細配色、描繪陰影,並與另一邊乳房相仿相稱。這以他當初誤認為是簡單圖形而報價2,000元來說,是筆不太划算的生意。但,就當作是件善事吧。

慎防上癮

國軍北投醫院身心科主治醫師劉鴻徽表示,近年刺青在國內外藝人帶動下,的確脫離了負面的觀感,而形成年輕人追趕流行的風潮,並藉此獲得同儕的肯定與讚賞。他們紋身的動機往往很單純:展現個人化風格、永恆的紀念、結交朋友,及作為「身體自主」的宣示。

但也有部分青少年,正屆臨尋找自我認同的階段,其空寂的心靈無法經由正常管道宣洩,就選擇藉刺青這樣激烈的方式,來緩解心裡的壓力;刺青時的肉體痛苦,也成了另一種自我存在的確認方式。

「這種心理問題如果無法找到正常的方法解決,就容易演變成『紋身上癮症』。」劉鴻徽指出,許多上癮者常會相互比較紋身圖案,看誰的比較華麗、特殊,並付出無數金錢、忍受極度疼痛,甚至最後得植皮修補,卻仍樂此不疲。另外,有些紋身者,是出於自卑心理而去紋身的;他們故意顯露刺青以示優越,但其實,是把刺青當成了嚇阻外人的護身符

讓紋身成為藝術

曾經從商、還擺過路邊攤的李耀鳴,憑愛塗鴉的興趣,誤打誤撞地進入彩繪紋身的行業。原本,他從事美髮美容業的母親以為,人體彩繪會是未來的明星產品,但投注人才學習、買顏料、租店面後,才發現台灣市場尚未成熟。

為了與傳統充滿剛烈意味的刺青紋身有所區隔,李耀鳴想將以服務女性為主的彩繪紋身經營成另類的藝術表現。他收集了許多歐美流行圖案,邊自學摸索技術,邊改良修飾,沒想到,單靠幾組50元硬幣大小的花紋圖,就讓他搖身成為新一代的彩繪紋身名師;他的作品也從一枚50元起跳到600元∼800元。

之後李耀鳴轉型為刺青紋身,價格更訂在2,000~6,000元,比一般紋身師價格高出40%。他的好技術、好口碑,讓附近的傳統刺青店分外眼紅,甚至引發地頭蛇為搶地盤、拉生意而砸店示警的事件。

決定轉戰到西寧南路的小巷後,李耀鳴重新振作,並聘請專業刺青師駐店。因為在他從事彩繪一年半間,他發現越來越多客人希望把彩繪這種「暫時性紋身」變成永久性的刺青。即使現在,刺青仍難脫叛逆、不良份子等負面觀感,但喜歡閱讀國際流行資訊的他,卻認定刺青遲早有跨入主流文化的一天。

尊重人體

近年因眼力退化而封針的李耀鳴,對旗下200多名徒弟可是有自成一套的管理方法。這些年輕的刺青師傅或是業務員,幾乎都來自高職美工科或藝術大學,其中還不乏外國學生。

篤信密宗的他,規定子弟兵每天中午前就得報到,唸完7遍「大悲咒」後,才開始打掃店面作營生。

「任何對紋身有興趣的人,我都願意教。」他收學徒,只求眼力好、有藝術美感、可以徒手(不藉助工具)繪圓等基本技術。即使曾經服刑、有過案底的人,他也不會排拒;但必須絕對服從紀律、不做18歲以下青少年的生意,尤其嚴禁與客人發生關係。

「紋身師要以雙手撫觸肉體,並讓肉體綻放出最大的美感。在和顧客長時間肌膚相親下,如果不能把持,就等於喪失職業倫理,沒資格再當紋身師了!」李耀鳴強調。

紋身師的收入頗可觀,技術好的可以月入20萬元;手藝普通的,也可賺到4、5萬元。但並非人人吃得起這行飯,他們得練習徒手畫出放大、縮小、等比例的圓形圖案,及創意的開發和創作能力訓練等,每個環節都得不斷地揣摩、熟練。

「底子好的人,2個月就可以出師;但也有人了2年,才有能力幫人紋身。」為了提昇紋身藝術的價值並活絡市場,李耀鳴每季都會發表新圖案,並從流行文化的話題中尋找靈感;上一季發表的是精靈圖案,這一季則是配合最熱的哈利波特風,設計了獨角獸、佛地魔等充滿正邪張力的圖案。

紋身現代化

近年隨著紋身客素質提昇,躲在暗巷裡的紋身店也紛紛進駐寬敞明淨的空間裡。而願意投資的店家,更大手筆添購超音波洗淨器、高溫高壓烘乾滅菌器、紫外線殺菌機等;李耀鳴更自行研發拋棄式紋身針頭,讓消費者使用時更安心。

但他認為這樣的改善還不夠;唯有組織公會,並將紋身業納入正常職業,才能提供顧客真正衛生、安全的服務品質。去年他號召了台北業者先成立協會,下一步則是希望串連全台灣業者達成共識。

「現在,就希望能研發出可以自然脫落的刺青塗料。如此一來,每個人都有機會把自己的身體當成畫布,常常享受紋身的樂趣了。」對紋身滿懷熱情的李耀鳴,能一步步將彩繪與刺青拉進現代人的生活裡,是他畢生的最大夢想。

   
 
 
 
網友投票: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請各位網友針對本篇文章進行評等,好的評價是對我們的一大鼓勵,不好的評價可以讓我們改進。
   
English 日本语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