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關於光華連絡我們 |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 | 正體中文English簡中日本語

最新消息光華智庫主編推薦熱門主題攝影錦集字彙通電子雜誌電子報線上購物
台灣光華雜誌
光華智庫 主編推薦 熱門主題 字彙通 攝影錦集
網站導覽 進階搜尋
最新消息 RSS訂閱 訂閱電子報 光華粉絲團
關於光華 隱私權保護政策 著作權授權聲明
聯絡我們 電子雜誌 線上購物
光華首頁
:::
台灣光華智庫
光華FB粉絲團
RSS訂閱訂閱電子報光華推特光華G+專頁光華噗浪
:::
Taiwan Panorama 台灣光華 / 主編推薦 / 內文:愛在非洲的日子 ──陳志成
標題
主編推薦
文章語言切換: 正體中文 / 簡體中文 / English / 日本語
 
2006年7月第102頁
[友善列印] [本篇共有 1頁,目前在第 1頁]
 
愛在非洲的日子 ──陳志成
文.張瓊方 圖.陳志成提供
 
網友評價: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總票數:
5
含有圖片的版本(適合較高頻寬用戶) 未含圖片的版本(適合低頻寬用戶)

曾經,外籍宣教士們飄洋過海來到台灣,籌設醫院、照顧貧病,把他們的夢想和青春歲月遺留在這裡。

而今,台灣經濟發達、醫療水準提升,逐漸由依賴外援走向大規模援外,並透過醫療援助,傳達愛與關懷、拓展邦誼。雖然目的不同,但醫者的愛卻是相同的。

陳志成,衛生署派駐非洲的第一位代表,3年的「醫療外交」工作,為國家、邦交國和自己的生命都留下了深刻的足跡。

衛生署35週年署慶上,頒發獎章給多位有卓越貢獻的醫護人員,陳志成是其中最年輕的醫師,他以派駐非洲3年有功,獲頒三等醫療獎章。

醫人、醫心、醫國

年方四十,卻已白髮斑斑的陳志成上台致詞時說:「醫人、醫心、醫國,是我學生時代立下的志向,衛生署派任我為非洲代表,使我能向提升整個國家、地區醫療衛生環境的目標邁進,實踐『醫國』的理想。」胸前佩掛勳章的陳志成,談起非洲之行眼神閃爍著光芒。

事實上,與其說陳志成「前進非洲」,還不如說他是「重返非洲」。

早在陳志成還是台大醫學院的學生時,就曾以捐款人代表的身份參與世界展望會「飢餓30」活動赴非洲訪視,當年莫三比克正處於內戰,難民流離失所的悽慘景象,在他心中埋下了悲憫的種子,也催促著他十多年後帶著妻兒重返非洲。

遠離家園,放棄優渥的環境,舉家遷移到一個陌生、貧困的地方,需要有多大的勇氣?陳志成與家人何以願意作如此大的犧牲?

「我看到了非洲的需要,並在那需要上,看到自己的責任,」陳志成說,他希望全家人能夠一起去,因此花了半年的時間和太太溝通,逐漸消弭另一半對於非洲治安敗壞、疫病威脅、教育資源缺乏等種種顧慮。

「台灣年輕一輩應該要走出去,才能用更寬廣的視野來看世界。非洲其實沒有那麼可怕,有些地方甚至比台灣可愛,」陳志成笑說,至少在馬拉威不會接到詐騙電話!

哪裡有需要,就到哪裡去

馬拉威是我國1966年建交迄今的邦交國,位置在非洲的東南方,國民所得不到200美元,是世界第8窮的國家。

貧窮與疾病往往共生、共存,馬拉威在醫療衛生方面的落後,令人難以想像。

面積約台灣3倍大、人口有一千兩百多萬人的馬拉威,各種專科醫師加起來不到10位,人民平均壽命只有37.1歲(2002年),死亡率高達2.32%(台灣為0.57%)。瘧疾、愛滋、肺結核、肺炎、腹瀉、貧血、營養不良,是當地主要的死亡原因。

1997年,我國在馬拉威北方第3大城姆祖祖市興建了一所300床規模的現代化醫院,並在2000年11月派遣一組醫療團進駐,以解決馬拉威的醫療困境。2002年7月,外交部國合會正式委託陳志成所屬的屏東基督教醫院,負責經營管理台灣駐馬拉威醫療團,目前整個團隊的長、短期成員在10-15人左右。

事實上,在外交部委託經營馬拉威醫療團之前,屏東基督教醫院早已將腳步跨出台灣,從事醫療援外工作多年。

「哪裡有需要,就到哪裡去」,這是屏東基督教醫院建院以來的傳統精神。

1994年,屏東基督教醫院開始轉型,由過去屏東人口中醫生、經費多來自海外的「阿堵仔病院」,變身為完全「本土化」的在地醫院,並傳承早期宣教士的精神,投入海外醫療援助工作。泰緬邊境的佤邦、中亞的吉爾吉斯坦、緬甸的仰光,都有屏基派駐的醫療團,這也是外交部選擇將馬拉威醫療團交托給屏基的主要原因。

我在非洲的日子

「說沒有懼怕是不可能的,心中總有一些忐忑,夾雜一絲興奮。……我就像一隻衛生外交的雛鷹,羽翼尚未完備,就得出發試試身手。」2002年10月,陳志成前進非洲的前夕,在日記中寫下自己的心情。

身為衛生署第一任駐非代表,3年來,陳志成經常出差各地,足跡遍佈非洲18個國家,積極與各國醫療組織建立關係,他形容自己像個「推銷員」,不斷向非洲各國傳達台灣在公共衛生及醫療方面的成就,以尋找可以合作的機會。他也曾經為了到非洲某個國家開會,轉了4班飛機、飛了2天才抵達。同樣的行程再回來,早已累癱了。

陳志成辛苦奔走下,在非洲各國達成了許多協助計畫,例如,在聖多美以「家戶噴藥」的方式,進行全國瘧疾控制計畫,有效的降低了瘧疾感染率;在馬拉威的「愛滋彩虹門診」則建立了指紋辨識系統等。

此外,統合協助台灣在非洲馬拉威、查德、布吉納法索、聖多美普林斯比等4個醫療團推展業務,也是陳志成的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陳志成經由馬拉威總統任命為代表團成員之一,曾十幾次代表馬拉威出席世界衛生組織會議。

「協助台灣早日進入WHO是我的主要職責,過去台灣總是不得其門而入,只能坐在旁聽席聽別人討論我們的問題,」陳志成說,要登堂入室才能瞭解議程,才能明白其中的遊戲規則,也才有機會在適當的時機協調友邦為我們發言。

彩虹門診

3年任期中,陳志成在邦交國馬拉威努力地做了許多醫療外交與人道關懷的扎根工作。如安排姆祖祖醫院人員來台灣實習,設立血庫、推廣捐血,訓練接生婆,在偏遠地區進行巡迴醫療,設立愛滋病彩虹門診與指紋辨識系統……等等。

愛滋病肆虐是非洲的一大隱憂。

陳志成指出,馬拉威的愛滋盛行率高達16—20%,醫療團於是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合作,舉辦愛滋病彩虹門診,免費提供貧困的患者治療藥物,目前共有三千多位病患定期回診。

為了有效管理愛滋病患的用藥,陳志成與醫療團團長余廣亮共同研發了一套「指紋辨識系統」。由於馬拉威當地居民沒有身份證,無法確認領藥人的身份和追蹤療效,指紋辨識系統解決了這個困境。

訓練接生婆,則是為了挽救馬拉威的產婦和新生兒。

陳志成指出,馬拉威產婦及嬰兒的死亡率高居世界首位,新生兒死亡率高達12.4%,存活下來的孩子,又有四分之一活不過5歲。

然而,全馬拉威只有2位婦產科醫師,合格的助產士也不多,為提高產婦和新生兒的存活率,陳志成積極訓練接生婆,除了基本的衛教之外,還以圖解的方式教導她們認識雙胞胎、橫位產等各種需要緊急轉診的難產個案,並提供腳踏車及生產器械裝備。

一切從救母親開始

陳志成指出,第一期結訓的25位接生婆締造了傲人的成績,她們在去年6月前共產檢了607位孕婦,接生404位,轉診14位,所有產婦和胎兒都安全存活,被當地醫界視為奇蹟。

去年醫療團開始補助接生婆在偏遠村落設立產房,以取代過去在草地上露天生產的情況。「救一個母親就是救一個家庭;救了家庭,國家才有希望,」陳志成如是說。

令人難以想像的是,馬拉威民眾沒有捐血的觀念,醫院裡也沒有血庫應急,很多病人因為無血可輸而死亡。

陳志成在馬拉威經歷過一場與死神拔河的艱辛戰役:一位台商感染瘧疾,不幸侵犯腦部,必須緊急輸血,但因馬拉威沒有血庫,雖然動員了所有的同仁和親友緊急捐血依然不夠,最後這位台商還是走了。

為了避免悲劇重演,陳志成於是四處舉辦捐血活動,推廣捐血救人的理念,並引進血液篩檢機制,「在全國平均每7人就有一名帶原者的愛滋感染率下,安全的供血是很大的挑戰。」

功成身退

點點滴滴的努力,直接嘉惠在非洲人民的身上,也間接鞏固著我國與友邦間的邦誼。

有鑑於非洲經驗的成功,衛生署目前有意更進一步推動「南島計畫」,包括馬偕、萬芳、高醫、彰基等醫院也將陸續加入,在南太平洋群島的邦交國推展「醫療外交」工作。

援外使命成果斐然,但在擔心與醫療專業脫節太久、孩子的中文教育問題等諸多考量下,陳志成選擇在3年任期屆滿時交棒。第二任代表由署立屏東醫院醫師盧道揚接任。

3年,一千多個日子,陳志成帶著老婆、孩子在馬拉威過著精神上寂寞、物資上極度貧乏的生活。

對於貧苦的馬拉威,陳志成只有悲憫和諒解,沒有絲毫的抱怨,即便談起當地治安欠佳、竊賊四起、人人擁槍自衛時,語氣仍舊充滿同情。

「他們實在太窮了,」陳志成說,在當地人眼中,擺放簡單幾件物品的路邊攤就是「量販店」,而腳踏車就是「救護車」。他剛搬進新家的第二天就遭小偷光顧,前後總共遭竊3次,雖然大家都勸他買把槍,說對空鳴槍具有嚇阻作用,夜晚更常因槍聲不斷而無法入眠,但他仍不願買槍,只因為自己大老遠跑來非洲是為了「救人」,不是「殺人」。

在他積極奔走非洲各國時,只能靠請保全、養5隻狗(被毒死2隻)來保護妻兒和家園,其他的一切就交托給信仰的上帝來保佑。

也是父親

物質環境與治安條件不佳,都不曾動搖陳志成舉家赴任的信心,唯獨在小兒子兩度感染瘧疾,飽受病痛折磨時,讓身為父親的陳志成深感愧疚,甚至一度心生懷疑──為什麼要帶著老婆、孩子千里迢迢走這一遭?這樣的犧牲奉獻究竟值不值得?

在非洲,每天有三千多人死於瘧疾,這種瘧原蟲感染的傳染病在馬拉威像感冒一樣,有如家常便飯。「雖然我是個小兒科醫生,有能力醫治我的孩子,但仍擔心孩子會留下腦性瘧疾的後遺症,」陳志成說。

雖然曾經懷疑,但回首3年的非洲之行,陳志成終究肯定。「很多在台灣失去的東西,我在非洲都找回來了,」陳志成舉醫病關係、醫師尊嚴為例,台灣醫生的地位一日不如一日,但在非洲,醫生受到的尊敬和回饋是超乎想像的,許多病人甚至用半跪方式和醫生說話握手,讓他感觸深刻。

除此之外,陳志成認為,3年的非洲生活對孩子來說非常寶貴。兩個分別為7歲、5歲的孩子,在美國教會辦的國際學校就讀,除了馬拉威同學外,還有機會接觸各國的小朋友,培養國際觀;非洲單純而沒有太多引誘的生活,也讓孩子們習慣了沒有電視、電玩,將物質慾望減到最低的生活方式。

撒種非洲

陳志成卸任後重返屏東基督教醫院,並繼續推展屏基的海外醫療工作。然而,對於非洲許多尚未完成的事工,他依然心心念念著。

「醫療外交與農業外交最大的不同是,醫療是直接與人接觸,感受特別深刻,」陳志成說,這個特點使得這項工作有持續的必要性,倘若一旦因斷交而撤退,將對病人產生很大的衝擊。

人回到台灣,陳志成的心似乎還遺留在非洲,念念不忘馬拉威的種種需要,積極擔任「後勤支援」的角色,他希望能募得一輛兼具看診、X光檢查及開刀功能的巡迴巴士,作為流動醫院和肺結核防治車;他還希望為接生婆的腳踏車後面加裝「板車」,作為運送產婦的「救護車」;也希望能募得一些小紀念品,做為推廣捐血活動的贈品……。「台北捐血中心已經承諾要捐助一台捐血車,」陳志成難掩興奮地說著。

深耕、撒種,屏基在馬拉威的醫療援助工作還未到收割階段,未來還將持續下去。在第一任駐非代表陳志成的眼中,「外交」指的是雙方交朋友、建立友好關係、一起工作、一起生活;「醫療外交」透過醫療對「朋友」進行人道關懷與人命拯救,是我們最應堅持投入、絕不能放棄的使命。

「早期宣教士來台奉獻,現在是我們回饋的時候,哪裡有需要,就到哪裡去,」陳志成說,自己隨時都可能再重返非洲。

   
 
回主編推薦 回主編推薦  
 
網友投票: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請各位網友針對本篇文章進行評等,好的評價是對我們的一大鼓勵,不好的評價可以讓我們改進。
   
正體中文 English 簡體中文 日本語